郁佳琦:散打警察的抓賊經歷

2020-01-17 06:07:36 北京紀事 2020年1期

王希泉

隊長愿意帶著他出去執行任務

耿春來是北京鐵路公安處刑警支隊二大隊隊長。二大隊職責是抓賊,這就要求警察會點功夫。2018年6月中旬,他們要到山西省長治市去抓賊,耿隊長對這個賊的外貌有初步了解——身高體壯。為防止那家伙動手,耿隊長從北京出發時,帶上了會點散打功夫的郁佳琦。

這里還得先簡單介紹一下案情——半個月前的一天夜里,在北京西站的候車室,一個粗心大意的旅客躺在椅子上看手機,困了把手機往包里一塞,抱在胸前睡著了。等他醒來,包已經不翼而飛,內有6000多元現金,還有各種卡和證件,他只能報案。警察經過多方偵查,找到了這個已經逃到長治的偷包賊。

到了長治,還要走很遠的路到村里去。在離村還遠的地方,他們找了個易于隱藏自己便于觀察別人的地方,用巧妙的方法引賊出洞。賊來了,正在張望之際,隊長一個眼神,郁佳琦幾步沖上去,腳下一個絆,手上一擰,賊就被摁住,失去反抗能力。

這動作太快,情節也不驚險、不刺激,整個過程以秒計,但這正是警察需要的效果,不是影視劇里的效果。

賊被押回北京,一路上由郁佳琦在旁邊看守。

警察都知道,抓人是件危險性很高的活兒,押解是件很煎熬的活兒,耿隊長為何把這等苦活兒讓郁佳琦干?

北京西站的天地里,是反扒民警的戰場

郁佳琦是警察學院畢業的,警察學院里都是要學功夫的,因此會點拳腳并不稀奇。但他是學院散打隊隊員,入這個隊是要經過挑選的,也就是說他的功夫更精。后來參加國考合格,進北京鐵路公安處,當特警。特警訓練更是專業刻苦,他的技能也就跟著更進一步。北鐵公安局全局民警大比武,知識競賽一項,他是團體第二名成員,參加個人項目——射擊第一,全能第四,取得這樣的成績,算得上能文能武。再加上他身高1.78米,體格壯實,還有散打功夫,不是帥哥風范,卻是警察風范。往那里一站,賊就得從心里頭發顫。何況他還那么積極要求進步,別看才28歲,進步卻是明擺著的,三等功嘉獎都得過了。這也就是領導愿意帶著他出去的原因。

盡管賊看他心里發顫,但還是拼命掙扎著要跑。他第一次抓賊的時候,抓的過程也不是那么順利,所以記憶深刻。

2017年7月,二大隊成立,郁佳琦調入,跟鄧輝和張萬鵬組成一個小組。郁佳琦說,兩位師傅帶著他入門,他此時對抓賊還是一竅不通,師傅跟他說了不少經驗,但那都是別人的,跟自己能發現賊,還差著一層窗戶紙沒捅破呢。那是個早晨,他們在西站的一個站臺上。鄧輝眼尖,發現情況,眼神一掃,他們立即明白——電梯口,手腕上搭衣服的那個家伙。下車旅客蜂擁而至電梯口,此時人們的注意力大都在如何上電梯上,而且人互相擠一下碰一下實屬正常,也就不太在意,賊便趁此機會下手。在稍遠處盯著的張萬鵬一示意,鄧輝郁佳琦沖上前。此時,賊已經得手,偷來的錢包就在手上,手上面搭著衣服,抽身向后退出人群,正好被警察從兩側抓住,賊被摔倒,已經是人贓俱獲,就差戴上手銬。乘客還以為是打架,沒人管,而此時,失主卻已經乘梯而下到了通道里。鄧輝趕快從臺階處往下沖,去叫事主。郁佳琦用膝蓋頂住賊,掏手銬,這賊是多少次進宮,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但他知道讓警察抓住下場不會好,也就沒有一次老老實實服抓。此次更是喝了半斤白酒,壯了賊膽,再加上本身就是塊大肥膘,超水平發揮地用力一拱,郁佳琦不由得一松勁,他便起了身。拉扯間,郁佳琦的手機摔出去了,錢包摔出去了,顧不上,跟賊打,賊一滾,滾落到1米多深的鐵軌里,爬起來就跑,郁佳琦跳下站臺撲。賊一抽身,警察撲個空,腳踝扭了,當時根本沒顧到,追!還磕出了血,顧不上,繼續追!鄧輝發現情況,正好截在賊前面,賊一看扭頭往回跑,看到了近前的郁佳琦,郁佳琦一拳打過去,沒打著。原來賊是秒崩,癱在地上不能動了。警察給他戴手銬,賊也挺主動地配合了。

這之后,郁佳琦歇了一個星期,腳踝腫疼,走不了路。剛能走動,他就到西站廣場轉悠,大家心疼他,他說我少走,用眼睛找賊。

看著像個粗魯人,他的心其實挺細

外表上看去,郁佳琦很有點威猛的樣子,能打能拼,一般說來這應該是個粗魯人,但領導了解他,他是個很細致的人。舉了個例子,割包賊的工具是刮胡子刀片,把半個刀片用一角錢的紙幣包好,藏在身上。此是作案工具,是犯罪證據,必須找到。明知道這一點,但你未必找得著。賊不肯坦白,被審問,就兩個字,沒有。警察是不信的,但藏在哪里?衣角、褲角、領子、鞋底?甚至是內褲上縫個夾層?基本上就是這些地方。但是沒有,賊穿著一件大羽絨服,不僅保暖,還是掩藏黑手的好道具。郁佳琦用手抓抓羽絨服,橫著捏一遍豎著捏一遍,還是什么也沒有。搜邊角,還是沒有。但郁佳琦發現,賊就是不想脫掉羽絨服,那可就不由他了。把衣服拿在手里,郁佳琦用手指尖一點點挨著捏,從前到后、從上到下,從外面捏完從里面捏,手指尖碰到一個東西,再捏,憑著手感斷定就是刀片。原來這個老賊反偵查能力太強,不但刀片藏得妙,而且比其他賊的刀片還要小,也就難怪極不好搜。

繁忙的廣場

郁佳琦心細,還真不是這一件事。說說他立的三等功。

剛當特警不久的2014年3月的一個下午,他跟戰友丁海強在北京站售票大廳前的廣場執勤。忽然間,他發現有個毛頭小伙子,在廣場上轉來轉去,樣子不像旅客。而且兩眼就盯著警察看。郁佳琦開始懷疑他是個小偷或者盲流,正好附近有個在看守所工作的民警,便悄聲問,看守所民警說沒見過。更可疑的是這小伙子手就在懷里揣著,從沒拿出來,郁佳琦與丁海強一商量,決定上前盤問,看過身份證,又問到這兒來干什么?小伙子支支吾吾,郁佳琦一把抓住了小伙子的手,使勁一拽,沒拽出來,再一使勁,居然是一把菜刀。

小伙子承認:自己有個想法,找個熱鬧的地方,用菜刀砍一個警察,然后被警察開槍擊斃。

在此之前,他曾經尾隨過一名民警,因為各種原因而沒有得逞。

人來人往,多加小心

經過鑒定:小伙子患有精神抑郁癥,這幾天正在發病期,而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他患病這件事。

就因為郁佳琦觀察仔細,及時制止了一樁可能發生的惡性事件。

他不只是個細致人,還是個言語不多的人,被采訪的時候,說一件很精彩的案子,小聲小語的幾句話就說完了。這就讓采訪的人有點著急。

抓住一個賊并不容易

說起抓賊,外行人覺得很神秘,其實是一項又苦又累的活兒。尤其是在火車站這種地方,旅客隨時進站出站上車下車,賊也就隨客隨車而動,尋找下手目標。打扒警察也就沒有休息的時候,披星戴月一點不假。他們還要根據不同的需要,把自己打扮成不同的人,甚至是故意不洗澡,弄得有點臭味,自己聞著都惡心。抓賊是一瞬間,為了抓這個賊,也許要花幾天的時間,想各種辦法。

比如抓這個患了腦出血的、已經54歲的職業老賊金某。

那天晚上10點多,旅客排隊檢票上K105次列車。警察發現,隊里就有金某。金某拉開旅客的雙肩背拉鎖,這叫探活兒,但他沒下手。他跟著隊伍向前走,檢了票上了車。賊一般都買一張短途票上車,然后站在車廂連接處,本來這里就窄,他還故意伸出一條腿,就為觀察往來人的背包里有沒有貨。車要開的時候,他就下車了,如果有偷的可能,他也會跟車走。郁佳琦跟戰友們輪換著跟蹤金某數天。老賊長期跟警察打交道,不管警察怎樣化裝,他也能認出幾個。警察也就更要小心。郁佳琦每天變著花樣“打扮”自己,一會,大老板,一會,又成了打工的。金某知道自己連續幾天在這里盯K105,一定也被警察盯,于是打時間差,傍晚時分溜進車站,買了一張去霸州的車票。看到確實沒警察,又開始探活兒,他就沒料到,身后邊那個戴紅帽子的就是警察郁佳琦,而且見過面的。郁佳琦假裝玩手機,實際是在給他拍探活兒的視頻。老賊得手了,偷出錢包退身就走,卻被警察抓了個正著。別人鼓囊囊的錢包,捏在他手上,他的手被警察捏在手上。

被偷的是個貴州中年人,不會說普通話,警察一找他,他跟警察急了,要動手,認為是警察拿了他的錢包。幸虧中年人的同伴明白,從中解釋,才算解除誤會。

說起郁佳琦和戰友們抓賊,還有許多故事。問他抓過多少賊,他居然說不知道。他竟然還是如此一個粗心的人,他說都是跟大家伙一塊兒干的,大伙是一個組,誰也離不開誰。

(編輯·韓旭)

[email protected]

玉皇大帝闯关
湖南麻将单机版 血流成河十种胡牌牌型 实时网赚是什么 广西快乐10分官网手机网 之书Oz 黑龙江22选5 学生网上挣钱 福建星悦麻将新版本 福彩3d杀号定胆专家 国标麻将有几张牌 *股票最新消息 哈灵浙江麻将苹果版怎么下载 河北20选5 手机炒股app排名 单机麻将推倒胡 真的有天津时时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