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再不觉醒将错失机遇(观察家)

2019-12-27 04:12:55 环球?#21271;?2019-12-27

崔洪建

当前不久马克龙借“北约脑死亡”向美国发泄不满时,德国政府还不惜以公开德法“战略分歧”为代价来讨好美方,这其中就有要借此换取美方放行德俄“北溪-2”输气管道项目?#30446;?#34935;。但特朗普并不领情,美国对参与项目相关企业和个人的制裁法案如期而至。眼看两千多公里跨度的输气管道还剩下最后不到200公里就要竣工了,美国的制裁让德国感到痛并愤怒。

美国伤及欧洲“心腹之患”

毫无疑?#21097;?#27491;如美国所担心的那样,造价超过百亿美元、运营后将使俄罗斯输德天然气量成?#23545;?#21152;的“北溪-2”项目,将使欧洲更难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和随之而来的战略影响。因此,美国实施制裁的公开理由是“维护美国和盟友安全”。但德国和欧洲对美国的“关?#22330;?#24182;不买账,它们不仅批评美国手伸得太长、搞“治外法权?#20445;?#36824;不无揶揄地指责美国政府是想利用国家力量和政?#38382;?#27573;,来为美国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开路。

围绕“北溪-2”项目的博弈只是欧美这对旧盟友之间的新龃龉。从“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到伊核协议,美国通过长臂管辖干了不少损害欧洲利益的事,但此前这种损害还多是涉及贸易和金融领域的“癣疥之疾”。而制裁北溪-2项目则事关能源安全,已经是欧洲的“心腹之患”了。

当然,究竟是“癣疥”还是“心腹?#20445;?#36824;是要取决于欧美彼此的互信程?#21462;?#22312;双方卿卿我我的时期,“心腹之患”也可以被淡化为“癣疥之疾?#20445;?#32654;国会有所克制,欧洲也可以将忍气吞声理解为维系“盟友关系”的必然代价。但反之亦然,在双方已裂隙丛生的背景下,美国不再有所收敛,欧洲也难以再含蓄隐忍。

早在2016年提出其“全球外交安全战略”时,欧洲就以“建设战略自主”为名,试图实现“战略觉醒”。但这个觉醒的过程一直缺乏明确的目标和足够刺激的外部动力,直到特朗普政府把曾经“牢不可破”的欧美同盟关系弄得千疮百孔。抛开经?#32654;?#30001;和能源依赖问题,德国和欧洲对“北溪-2”项目从犹豫到坚持的转变,恰好与它们对美国逐渐失去信心是同步的。

与俄罗斯建立更密切的能源关?#25285;?#26410;尝不是出于欧洲战略的考虑:在美俄之间制造出战略平衡,有利于欧洲维持甚至拓展?#32422;?#30340;战略空间,“脚踩两只船”总好过“吊死在一棵树上”。从背靠背相托的盟友,到面对面互怼的“损友?#20445;?#27431;美关系正在发生的变化将是欧洲战略环境中最大的变量。能否建立起相对于昔日盟友的独立性,也因此成为欧洲能否实现战略觉醒的最重要指标。在特朗普将大概率连任美国总统的情况下,这一前景对于欧洲来说就更为真切和现实。

战略觉醒之路面临?#37096;?/p>

但欧洲的“战略觉醒”仍将是一个缓慢复杂,并且有可能出现反复的过程。

首先,欧洲还缺乏足够的整体意识,所以还远谈不上整体战略。欧盟内部的裂隙不比欧美之间小,尤其是西欧大国的内部麻烦都不小,相互间的利益纠葛也不少,越来越难通过集中资源和手段来驾驭全局。即便在西欧国家内部,面对美国的压力和重击,也仍有绥靖和苟安的想法。何况这种内部裂隙正被美国加以利用:无论是伊核问题还是能源问题,美国都在中东欧国家积极活动,拉?#32422;?#30340;人、拆欧盟的台,导致欧洲很难形成一致对外的立场。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欧洲还缺乏实现战略觉醒的能力和手段。尽管欧盟机构已经开?#21152;謾?#32451;肌肉”来表达?#32422;?#22686;强硬实力的决心,同时要努力“学习强权的语言”。但从防务自主到能源独立,从欧元自强到产业整合,欧洲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打基础、建机制和增能力。同时,还得不断地克服对美国的贸易、投资和心理依?#25285;?#19981;断地应对来自单边主义讹诈的各种明枪?#23548;?#19981;断地在强硬以对还是息事宁人之间纠结。

应对如此复杂的盟友关系和战略环境,对欧洲来?#24471;?#26377;经验可循,因此欧洲似乎正在探索一条游移于大国之间、与各方进行?#35828;?#24335;合作的路子,比如安全靠美国、能源靠俄罗斯和经贸靠中国,在大国?#36203;?#20043;间扮演“超级平衡者”的角色。但美国的一系列做法正在对欧洲的努力形成打击,并有可能让欧洲失去这?#21046;?#34913;感。

通过交叉使用外交、法律和安全手段,美国在“北溪-2”项目与5G准入问题上向欧洲施压的逻辑如出一辙。如果欧洲屈从于压力,其结果将是在建立起战略自主之前,先被迫在能源和电信领域沦为美国商?#20998;?#23548;的市场。一旦这种手法奏效,也就很难阻止美国将其应用于其他领域。如此一来,欧洲在还未觉醒之前就会被重击倒地,沦为美国的经济附庸和战略扈从。

“经贸相互依赖”在特朗普式外交中是可以?#32654;?#25171;击欧洲、确保“美国第一”的趁手兵器,因此欧洲难免有杯弓蛇影之惑,对于同样有着密切经贸联系的中国有种?#33267;?#24819;和揣测,可以理解并值得同情。但欧洲更应该真切感受到的是,中美在对全球贸易分工、相互?#26469;?#32467;构和多边贸易规则上的?#29616;?#21644;立场如此不同,中美在坚持开放还是走向封闭、维护道义还是钻营利益、信守?#20449;?#36824;是出尔反尔上如此不同。在接下来或许更难熬的四年中,欧洲可以选择继续装睡,可?#32422;?#32493;维?#21046;?#34913;感的幻觉,但这?#19981;?#38169;过?#19994;?#23450;位、坚定立场并实现真正觉醒的机遇。▲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
玉皇大帝闯关
河南人打麻将是什么打法 比分推荐 山东11选5开奖直 一条哈尔滨麻将 北京赛车 007球探比分直播 2019篮球比分网 中国对巴西世界杯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软 qq大众麻将规则 辽宁十一选五 成都麻将怎么算钱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广西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直播网 幸运飞艇345678真的 昨天cba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