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军事化趋势及应对策略

2019-08-30 04:08:44 军工文化 2019年7期

左清华 徐文康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是人类不能永远生活在摇篮里,伟大科学家齐奥尔科夫斯基的这句话,深刻诠释了人类对太空的向往。然而,太空作为人类最后一片净土,在航天技术诞生之时起,便与军事应用脱不?#26031;?#31995;。

太空军事化指通过运用太空资源增强传统军事力?#24247;?#25928;率,或为了军事?#24247;?#20351;用太空资源,这些军事?#24247;?#21253;括通信、电子侦察、空中照相侦察、气象监控、早期预警、导航等。近些年,太空军事化加速向太空武器化演变。

太空军事化的发展现状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预言:“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战争的主动权。”1982年3月,里根政府出台《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提出“高边疆?#38381;?#30053;,明确了开拓和利用太空的重要性。2006年,布什政府出台《国家太空政策》,主张大力研发和部署太空武器,为外层空间军事化推波助澜。2010年,奥巴马政府出台《国家太空政策》,延续了控制太空、主导太空的战略目标,将太空安全视为美国最重要的国家安全利益之一。2012年10月,美国防部出台新的《国防部太空政策》,要求军方确保太空可控、安全、可防御。2018年3月,特?#21183;?#32452;建太空军的想法被写入《国防战略》报告,同年4月,美国参联会发布新版《太空作战》条令,首次确立“太空联合作战区域”概念,?#24247;?#29616;在的太空作战不仅包括将军事太空能力融入联合作战之中,而且包括对抗对手的进攻性太空行动,将太空作战任务划分为太空态势感知、太空力量增强、太空支持、太空控制、太空力量运用五大领域。2019年2月19日,特?#21183;?#31614;署第?#27597;?#22826;空政策指令,要求国防部着手建立太空军,成为美国的“第六军”。

1993年4月,俄罗斯颁布《航天政策优?#28909;ā罰?#25226;航天活动列为“国家最高等级的优先发展项目”。1993年8月,俄罗斯发布《航天活动法》,重点发展军事航天系统。2001年,俄罗斯正式组建独立的航天兵部队,成为俄罗斯武装力?#24247;?#19968;个独立兵种。2013年,俄罗斯批准了《2030年及未来俄联邦航天活动领域的国家政策》,提出2020年、2030年及远期的运载火箭与航天发射场、社会经济及太空科学、载人航天等领域的发展规划与重点。2017年7月,俄罗斯完成《2025年前国家武器装备计划》草案编制。在空间作战力量建设方面,俄罗斯将加快空间监视系统发展,推动地基系统与天基系统融合;改进和新研军用卫星,补充数量、补齐类型,向新一代天基系统过渡。

2003年1月,歐盟与欧空局发布了战略性文件《?#20998;?#33322;天政策》绿皮书。2007年5月,欧盟和欧空局通过了《?#20998;?#33322;天政策决议》。《?#20998;?#33322;天政策?#38750;康?#33322;天是保证?#20998;?#29420;立、安全、繁荣及其全球地位的战略资产,是?#20998;?#21487;?#20013;?#21457;展战略的重要组成,?#20998;?#24212;继续开发?#32479;?#20998;利用?#28572;?#32423;的航天基础设施及应用,以保持?#20998;?#37325;要的航天地位、解决全球性问题和提高生活质量。?#20998;?#33322;天政策的主要目标是欧盟各界应加强合作,大幅度提高空间技术研究力度,改善相关机构运作框架,以提升?#20998;?#29420;立航天能力。

日本军事利用太空虽然一直受到限制,但它?#28216;?#25918;弃发展军事航天能力的图谋。2009年,日本颁布?#38431;?#23449;基本计划》,进一步完善“情报收集卫星”。2012年6月,日本通过了《独立行政法人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法》修正案,决定将日本的太空开发成果应用于军事领域。2013年12月,日本通过战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把太空政策融合进国家安全战略之中,?#24247;?#22826;空的军事利用。2014年7月,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限制。2015年1月,日本第三次发布《太空政策基本计划》,确定把发展太空军事系统作为主要目标,成为日本太空政策目标的第一位。

印度将太空力量视作谋求?#28572;?#22823;国地位、彰显综合国力的重要手段,2007年,印度空军成立了太空司令部,并制定了建立空天一体作战体系的远景规划,以管理印度的空间资产,并着手对太空战武器进行概念性研究;印?#28982;?#24314;立了一套完整的研发体系和管理机构。2012年8月,印度宣布启动火星计划。2019年3月27日,印度成功进?#26032;?#22522;上升式反卫星试验,成功击落了一颗在距地面300公里的近地轨道上运行的卫星。

太空军事化的发展趋势

从很多国家部署卫星用以提供通信、导航、侦察、早期预警等军事支持开始,太空军事化已经展开。但近些年,太空军事化却加速向太空武器化演变。

在战略层面,为充分理解、验证和完善太空作战条令,提升太空联合作战能力,2001年至今,美军先后进行了12次“施里弗”太空战模拟演习,主要面向已出现或预想可能发生的重大问题,进行场景推演,提出解决策略,重点关注未来太空能力需求。在战术层面,美国自2017年以来组织了4次“太空军旗”演习。

2017年6月,美国防部国防高级研?#32771;?#21010;局(DARPA)与波音公司共同研制太空飞机(X8-1),使其兼具飞机和导弹的特点,实现快速发射、高速?#23578;校?#26367;换失效或被摧毁的军事或商业卫星。2017年9月20日到29日,美国举行第四次空间态势感知桌面演习,该类演习已成为美国及其?#26031;?#22312;空间领域开展战役战术级一体化指挥与控制的重要途径。2019年1月公布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指出,部署天基传感器有利于美国对导弹进行拦截。而近些年X-37B空天飞机的成功?#23578;校?#26356;是引发各国密切关注,被誉为未来太空战斗机的雏形。

现代战争中,隐身飞机、精确制导武器的应用已使空中?#29615;篮?#22320;面防空呈现不对称发展趋势,而各类超声速武器形成的即时打击能力,使得这种不对称性加剧。

太空军事化趋势的应对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苏联等军事强国一直致力于外空武器的研制,并把其作为控制太空、夺取制天权的重要武器装备。2019年1月,美国发布最新版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该报告建议美国导弹防御局研究投资能够提升阶段防御能力的天基导弹拦截系统的可能性。太空及其技术事关中国国家安全,也事关国?#25910;?#30053;格局的稳定与平衡,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我们应当携?#21046;?#20182;国家,共同维护外空安全秩序,推动外空国?#20351;?#21017;朝更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推进外空相关国际立法的进程。

2008年,中俄向日内瓦裁谈会共同提交了“?#20048;?#22312;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简称《外空非武器化条约》草案或PPWT草案)。2016年,中俄再次在日内瓦共同向裁军?#27010;?#20250;议全体会议提交了中俄《外空非武器化条约》更新草案,呼吁《外空非武器化条约》在裁军?#27010;?#20250;议?#31995;?#32467;,作为裁谈会就?#20048;?#22806;空武器化问题?#27010;?#22269;际法律文件的基础,维护外空的和平与安全。

2019年3月,为了推动?#20048;?#22806;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进程,根据联合国大会第72/250号决议成立的?#20048;?#22806;空军备竞赛政府专家组,在日内瓦就?#20048;?#22806;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要素进行?#33268;郟?#26469;?#36828;懟?#20013;、巴西等25国的专家共同努力制定共识文件。但美国阻止专家组通过最终报告,且未就其行为予以明确解释。因此,使草案成为一个有法律?#38469;?#21147;的国际条约,需要我?#20999;制?#20182;国家长期积极地推动。

经过6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具备完善的航天工业,包括运载火箭研究院、空间技术研究院及制造企业等。21世纪以来,中国发展和实施了很多航天项目,如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北斗导航系统等。2016年11月,新一代大推力“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成功首飞,标志着中国从航天大国进入航天强国。之后,中国的探火工程、空间站等项目也、将Jl顷利展开,航天工业进入加速模式。

尽管我国航天工业发展的如火如?#20445;?#20294;仍然要?#40092;?#21040;航天产品还有不少受制于人的现象,未能做到完全的国产化。航天工业宜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从基础工业入手,逐步提高航天产品可靠性和工艺水平,争取实现航天核心产品国产率100%,另一方面提倡整?#40092;?#33322;天力量发展,从整体布局出发,加速推动航天工业的科技化水平,加快航天人才?#28216;?#24314;设,加大民营航天扶持力度,切实增强我国太空开发能力。

太空是人类共有的财富,不仅涉及国家之间眼前的经济和军事利益,更关系到全人类的未来和命运。?#27704;?#19981;是,也不能成为个别国家的专属利益。人类的文明发展到当前阶段,主要是建立在石油等化石能源基础之上,仅靠可再生能源不足以支撑现代文明的高速发展。伴随地球能源枯竭,人类文明要么走向毁灭,要么走出地球,在太空开拓出新的发展道路。所以,无论是眼前利益,还是长远利益,太空探索都是人类文明走向繁荣的必由之路,注定成为人类的共同需求。

由于涉及国家利益和技术壁垒,太空开发包含大量重复性建设,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28909;紓?#22312;月球探测上,日本?#23567;?#36745;夜姬”探月工程,中国?#23567;版?#23077;”探月工程,印度?#23567;?#26376;船”探月工程。2007年9月,日本发射探月卫星“月亮女神?#20445;↘aguya);一个月后,中国首颗探月卫星?#29256;?#23077;一号”发射升空;2008年10月,印度探月卫星“月船一号?#21271;?#21521;月球。在导航卫星方面,美国的GPS、俄罗斯的GLONASS、欧盟的GALILEO和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称为四大导航系统,此外,印?#26085;?#22312;建设“印度区域导航卫星系统?#20445;↖RNSS),日本也在建设准天顶衛星系统(QZSS)。频繁重复的建设,造成资源极大浪费。

日本的航天工业曾得到美国的帮助,即便是对立中的美国和苏联,也在相互借鉴学习。随着技术的发展,产业分工越来越精细化,一件成品可能会需要成千上百个零?#32771;?#20840;?#28572;?#26377;上百家企业为其加工这些零?#32771;?#36825;些企业各有所长,分工生产,最终组合出可?#24247;?#33322;天产品。国际分工合作才是最高效的太空开发途径,这是太空开发的最佳方式。

中国一直努力积极开展太空领域的合作。中国与欧盟、中国与?#20998;?#22826;空局(ESA)和中国与欧盟成员国进行合作,为?#28572;?#26641;立了“太空合作的典范”。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随着“一带一路?#38381;?#30053;的推进,我国将谋求更多的太空合作机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太空热为我国拓展太空合作带来了宝贵契机。“一带一路”是?#28572;?#33322;天产业的主要聚集地,拥有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25237;?#32599;斯等传统太空强国,以及国?#37322;?#20449;卫星公司、?#20998;?#21355;星公司、海事卫星组织、阿丽亚娜太空公司?#25237;?#32599;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等著名太空公司和国?#39318;?#32455;。参与国家多,发展潜力大。

通过国际分工合作,达成太空?#34892;?#24320;发的共识,让每个国家无论大小、发展快慢,都能参与太空开发,并从太空和平利用中受益。组成利益共同体,形成统一战线,进而从根本上分解并遏制太空霸权主义。

(作者单位:航天工程大学)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玉皇大帝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