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軍事化趨勢及應對策略

2019-08-30 04:46:44 軍工文化 2019年7期

左清華 徐文康

地球是人類的搖籃,但是人類不能永遠生活在搖籃里,偉大科學家齊奧爾科夫斯基的這句話,深刻詮釋了人類對太空的向往。然而,太空作為人類最后一片凈土,在航天技術誕生之時起,便與軍事應用脫不了關系。

太空軍事化指通過運用太空資源增強傳統軍事力量的效率,或為了軍事目的使用太空資源,這些軍事目的包括通信、電子偵察、空中照相偵察、氣象監控、早期預警、導航等。近些年,太空軍事化加速向太空武器化演變。

太空軍事化的發展現狀

美國前總統肯尼迪曾預言:“誰控制了太空,誰就控制了戰爭的主動權。”1982年3月,里根政府出臺《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提出“高邊疆”戰略,明確了開拓和利用太空的重要性。2006年,布什政府出臺《國家太空政策》,主張大力研發和部署太空武器,為外層空間軍事化推波助瀾。2010年,奧巴馬政府出臺《國家太空政策》,延續了控制太空、主導太空的戰略目標,將太空安全視為美國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利益之一。2012年10月,美國防部出臺新的《國防部太空政策》,要求軍方確保太空可控、安全、可防御。2018年3月,特朗普組建太空軍的想法被寫入《國防戰略》報告,同年4月,美國參聯會發布新版《太空作戰》條令,首次確立“太空聯合作戰區域”概念,強調現在的太空作戰不僅包括將軍事太空能力融入聯合作戰之中,而且包括對抗對手的進攻性太空行動,將太空作戰任務劃分為太空態勢感知、太空力量增強、太空支持、太空控制、太空力量運用五大領域。2019年2月19日,特朗普簽署第四個太空政策指令,要求國防部著手建立太空軍,成為美國的“第六軍”。

1993年4月,俄羅斯頒布《航天政策優先權》,把航天活動列為“國家最高等級的優先發展項目”。1993年8月,俄羅斯發布《航天活動法》,重點發展軍事航天系統。2001年,俄羅斯正式組建獨立的航天兵部隊,成為俄羅斯武裝力量的一個獨立兵種。2013年,俄羅斯批準了《2030年及未來俄聯邦航天活動領域的國家政策》,提出2020年、2030年及遠期的運載火箭與航天發射場、社會經濟及太空科學、載人航天等領域的發展規劃與重點。2017年7月,俄羅斯完成《2025年前國家武器裝備計劃》草案編制。在空間作戰力量建設方面,俄羅斯將加快空間監視系統發展,推動地基系統與天基系統融合;改進和新研軍用衛星,補充數量、補齊類型,向新一代天基系統過渡。

2003年1月,歐盟與歐空局發布了戰略性文件《歐洲航天政策》綠皮書。2007年5月,歐盟和歐空局通過了《歐洲航天政策決議》。《歐洲航天政策》強調航天是保證歐洲獨立、安全、繁榮及其全球地位的戰略資產,是歐洲可持續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歐洲應繼續開發和充分利用世界級的航天基礎設施及應用,以保持歐洲重要的航天地位、解決全球性問題和提高生活質量。歐洲航天政策的主要目標是歐盟各界應加強合作,大幅度提高空間技術研究力度,改善相關機構運作框架,以提升歐洲獨立航天能力。

日本軍事利用太空雖然一直受到限制,但它從未放棄發展軍事航天能力的圖謀。2009年,日本頒布《宇宙基本計劃》,進一步完善“情報收集衛星”。2012年6月,日本通過了《獨立行政法人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法》修正案,決定將日本的太空開發成果應用于軍事領域。2013年12月,日本通過戰后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把太空政策融合進國家安全戰略之中,強調太空的軍事利用。2014年7月,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限制。2015年1月,日本第三次發布《太空政策基本計劃》,確定把發展太空軍事系統作為主要目標,成為日本太空政策目標的第一位。

印度將太空力量視作謀求世界大國地位、彰顯綜合國力的重要手段,2007年,印度空軍成立了太空司令部,并制定了建立空天一體作戰體系的遠景規劃,以管理印度的空間資產,并著手對太空戰武器進行概念性研究;印度還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研發體系和管理機構。2012年8月,印度宣布啟動火星計劃。2019年3月27日,印度成功進行陸基上升式反衛星試驗,成功擊落了一顆在距地面300公里的近地軌道上運行的衛星。

太空軍事化的發展趨勢

從很多國家部署衛星用以提供通信、導航、偵察、早期預警等軍事支持開始,太空軍事化已經展開。但近些年,太空軍事化卻加速向太空武器化演變。

在戰略層面,為充分理解、驗證和完善太空作戰條令,提升太空聯合作戰能力,2001年至今,美軍先后進行了12次“施里弗”太空戰模擬演習,主要面向已出現或預想可能發生的重大問題,進行場景推演,提出解決策略,重點關注未來太空能力需求。在戰術層面,美國自2017年以來組織了4次“太空軍旗”演習。

2017年6月,美國防部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與波音公司共同研制太空飛機(X8-1),使其兼具飛機和導彈的特點,實現快速發射、高速飛行,替換失效或被摧毀的軍事或商業衛星。2017年9月20日到29日,美國舉行第四次空間態勢感知桌面演習,該類演習已成為美國及其盟國在空間領域開展戰役戰術級一體化指揮與控制的重要途徑。2019年1月公布的《導彈防御評估》報告指出,部署天基傳感器有利于美國對導彈進行攔截。而近些年X-37B空天飛機的成功飛行,更是引發各國密切關注,被譽為未來太空戰斗機的雛形。

現代戰爭中,隱身飛機、精確制導武器的應用已使空中突防和地面防空呈現不對稱發展趨勢,而各類超聲速武器形成的即時打擊能力,使得這種不對稱性加劇。

太空軍事化趨勢的應對

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美國、蘇聯等軍事強國一直致力于外空武器的研制,并把其作為控制太空、奪取制天權的重要武器裝備。2019年1月,美國發布最新版的《導彈防御評估報告》,該報告建議美國導彈防御局研究投資能夠提升階段防御能力的天基導彈攔截系統的可能性。太空及其技術事關中國國家安全,也事關國際戰略格局的穩定與平衡,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我們應當攜手其他國家,共同維護外空安全秩序,推動外空國際規則朝更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推進外空相關國際立法的進程。

2008年,中俄向日內瓦裁談會共同提交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條約”草案(簡稱《外空非武器化條約》草案或PPWT草案)。2016年,中俄再次在日內瓦共同向裁軍談判會議全體會議提交了中俄《外空非武器化條約》更新草案,呼吁《外空非武器化條約》在裁軍談判會議上締結,作為裁談會就防止外空武器化問題談判國際法律文件的基礎,維護外空的和平與安全。

2019年3月,為了推動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軍備競賽的進程,根據聯合國大會第72/250號決議成立的防止外空軍備競賽政府專家組,在日內瓦就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的國際法律文書要素進行討論,來自俄、中、巴西等25國的專家共同努力制定共識文件。但美國阻止專家組通過最終報告,且未就其行為予以明確解釋。因此,使草案成為一個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條約,需要我們攜手其他國家長期積極地推動。

經過60多年的發展,中國已經具備完善的航天工業,包括運載火箭研究院、空間技術研究院及制造企業等。21世紀以來,中國發展和實施了很多航天項目,如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北斗導航系統等。2016年11月,新一代大推力“長征五號”運載火箭在海南文昌成功首飛,標志著中國從航天大國進入航天強國。之后,中國的探火工程、空間站等項目也、將Jl頃利展開,航天工業進入加速模式。

盡管我國航天工業發展的如火如荼,但仍然要認識到航天產品還有不少受制于人的現象,未能做到完全的國產化。航天工業宜從兩方面入手:一方面從基礎工業入手,逐步提高航天產品可靠性和工藝水平,爭取實現航天核心產品國產率100%,另一方面提倡整合式航天力量發展,從整體布局出發,加速推動航天工業的科技化水平,加快航天人才隊伍建設,加大民營航天扶持力度,切實增強我國太空開發能力。

太空是人類共有的財富,不僅涉及國家之間眼前的經濟和軍事利益,更關系到全人類的未來和命運。從來不是,也不能成為個別國家的專屬利益。人類的文明發展到當前階段,主要是建立在石油等化石能源基礎之上,僅靠可再生能源不足以支撐現代文明的高速發展。伴隨地球能源枯竭,人類文明要么走向毀滅,要么走出地球,在太空開拓出新的發展道路。所以,無論是眼前利益,還是長遠利益,太空探索都是人類文明走向繁榮的必由之路,注定成為人類的共同需求。

由于涉及國家利益和技術壁壘,太空開發包含大量重復性建設,造成了資源的極大浪費。比如,在月球探測上,日本有“輝夜姬”探月工程,中國有“嫦娥”探月工程,印度有“月船”探月工程。2007年9月,日本發射探月衛星“月亮女神”(Kaguya);一個月后,中國首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發射升空;2008年10月,印度探月衛星“月船一號”奔向月球。在導航衛星方面,美國的GPS、俄羅斯的GLONASS、歐盟的GALILEO和中國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稱為四大導航系統,此外,印度正在建設“印度區域導航衛星系統”(IRNSS),日本也在建設準天頂衛星系統(QZSS)。頻繁重復的建設,造成資源極大浪費。

日本的航天工業曾得到美國的幫助,即便是對立中的美國和蘇聯,也在相互借鑒學習。隨著技術的發展,產業分工越來越精細化,一件成品可能會需要成千上百個零部件,全世界有上百家企業為其加工這些零部件。這些企業各有所長,分工生產,最終組合出可靠的航天產品。國際分工合作才是最高效的太空開發途徑,這是太空開發的最佳方式。

中國一直努力積極開展太空領域的合作。中國與歐盟、中國與歐洲太空局(ESA)和中國與歐盟成員國進行合作,為世界樹立了“太空合作的典范”。中國與廣大發展中國家也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我國將謀求更多的太空合作機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太空熱為我國拓展太空合作帶來了寶貴契機。“一帶一路”是世界航天產業的主要聚集地,擁有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俄羅斯等傳統太空強國,以及國際通信衛星公司、歐洲衛星公司、海事衛星組織、阿麗亞娜太空公司和俄羅斯航天國家集團公司等著名太空公司和國際組織。參與國家多,發展潛力大。

通過國際分工合作,達成太空有序開發的共識,讓每個國家無論大小、發展快慢,都能參與太空開發,并從太空和平利用中受益。組成利益共同體,形成統一戰線,進而從根本上分解并遏制太空霸權主義。

(作者單位:航天工程大學)

玉皇大帝闯关
live500完整比分直播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燕赵风采排列7 如何从网上赚钱 10分11选5游戏规则 手机足球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旧版850金蟾捕鱼棋牌游戏 黑桃棋牌网址是多少 福建体彩31选7开 排球比分直播球探 捕鱼王财神到技巧 网上棋牌下载地址 澳洲幸运5计划app 新三板股票行情 在家做兼职最靠谱的赚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