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经济让计算力“包产到户”成为可能

2019-06-13 00:54:16 新经济导刊2019年1期

闵万里

在资本寒冬来临的时候,当我们有勇气审视它的未来,会发现寒冬最好,因为寒冬时节最容易找到“蓝海”市场,帮助我们下一?#26410;印?#32418;海”启航。

资本寒冬来临的时候,应该是我们的思想热?#24605;?#33633;的时候。我们脱离了依靠互联网键盘打天下的传统,走进车间、农田,向老工人、老农民学习,向土地问现在的价值空间在哪里。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智能经济究竟怎么发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期待?

从不同视角看AI

一年多前,我们提出产业AI的概念,从实战当中去看它的三个核心要素:计算驱动、场景驱动、数据驱动。为什么一个互联网公司要做产业的AI?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核心的新生产要素就是智能。这个智能,不一定是大家听说的IoT、5G、量子计算、无?#24605;?#39542;等。我们其实是在传统领域中找到价值空間,所以最大的智能是敢于应用于传统领域的智能。

在人脑当中,100亿神经元的链接是如?#38382;?#26102;地融会贯通并产生知行合一的决策的?它就是深度神经网络。机器智能不一定是大家所知道的?#24405;?#26415;、新名词,而很有可能是把人脑先研究透之后,反而找到了最大智能的源泉。

都说AI要精准,但反其?#34013;?#34892;之,模糊AI出现了,模糊智能是人脑每时?#38752;?#37117;在做的事。当有冲突信号的时候,?#28909;紓?#26080;?#24605;?#39542;的汽车看到路标说要直行,但旁边有一个建筑工人说要封路的时候,此时该相信谁?我们时刻都在处理模糊的、冲突的、不准确的信号,在优化问题,这就是整个智能经济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包括怎么把经济发展决策中的不确定性以及看不见、看不透的问题给予解决。

智能的价值扎根于传统行业

数据每?#32622;?#31186;都在爆炸性地增长,谁能算?#27599;歟?#35841;能算得准,谁才能享受数据瞬时?#35789;?#30340;价值。这也解释了一个核心关键点,如何才能把瞬时?#35789;?#30340;价值抓住并实现。

当数据丰富度?#20013;?#25552;高、计算成本进一步降低之后,究竟能达到什么效果?#31185;?#20013;之一就是城市的实时仿真。交通态势,以往是每个月评估一次,今天是每两分钟算一次。把城市的数据网络打通、模糊性降低的时候,就会产生新情景,就真正创造?#24605;?#20540;。我们创造了一路绿灯的信号给救护车,把平均时间?#39038;?#20102;239秒钟,?#39038;?#20102;48.9%。

怎么让生产线学会思考?面对一个燃烧的锅炉,当实现了数字化之后,能解决什?#27425;?#39064;?很简单,能耗降低,我们的?#23548;?#32467;果是把燃烧效率提升了2.6%。刚开始一窍不通,唯一有的是计算力和数据原材料,但是当算力加算法与数据原材料结合在一起的时候,烧出来就是价值。最后我们做到了让工人师傅手上也有一个与?#26412;?#36827;的智能?#23500;?#23448;,而不是单?#38752;?#20108;三十年前的旧手册上写下来的指示。

农业,一个非常传统的产业,当用数字化的手段和计算重新审视它的时候,会发现原来每一个环节都充满了智能的机会。我们创造了一个数字化的档案给每一个物品,当所有产业的生长足迹可?#26434;?#25968;字呈现的时候,就会发现哪些地方最有可能通过智能提升它的生产效率,最后得到的是降低3%的生猪死亡淘汰率。

这几个案例,都是把来自互联网的技术垂直渗透到传统产业当中,这里面没有互联网的模式,只有来自互联网的技术,所以实现了从“互联网+”到“互联网×”,把技术的基因注入到这里面的每一个环节。当这些发生之后,就会发现价值公式是成立的,这个价值公式是:价值=f(数据×技术×行业知识)。我们把智能科技转化为智能经济,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这个产业需要?#24403;?#26234;能。其实这背后是从原来看不见的问题到看不透的问题,今天已经解决了看不透的问题,以后就看是怎么放量了。

计算力给每一个用户赋能

云计算的出现,使我们在智能经济时代“包产到户”成为一种可能。工业时代,做蒸汽机、轮船电力的时候,要有大财团,因为没有财力物力就没有机会。今天,在一些平台上可以很便宜地拿到一个非常?#30475;?#30340;计算力,生产力被释放,“包产到户”后,每一个有IQ、有智能的人,会产生无法想象的价值。包产到户成为可能,而且会成就个人英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年代,对每一个个体,对每一个有数据梦想、智能梦想的人来说,有了计算力,有了云的时候,就有可能打造另外一个智能经济时代的标杆。

协同会降低整体成本,更重要的是,因为有了“包产到户”的可能性,所以靠近行业、掌握某一个垂直行业当中重要问题解法的人,也会成为重要的经济体,经济体颗粒度会越来越小。所以,传统行业和IT互联网经济体当中的高科技?#28216;?#37117;有平等的机会,因为谁靠近行业,谁就有可能得到价值当中最大的那一环。

新经济时代是不是一个共产主义?#31185;?#23454;也不尽然,价值获取的模式有三种:有人做原材料,有人做生产线加工工具,还有人是交付产品和服务的价值。这里没有一个绝对的垄断,每个人可能都有他存在的空间和价值利益点,但关键是一个产业的协同,需要有一个明确的价值杠杆撬动整个链条中的协同。在新经济时代,每一个人和大小公司,有了计算力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新英雄。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智能的时代,智能经济从?#25345;?#31243;度上讲,与互联网经济、分享经济完全不同,它充分地释放能量,让每个人成为这种经济形态的参与者。

在资本处于寒冬的时候,当我们有勇气审视它的未来,会发现寒冬最好,因为寒冬的时候最容易找到“蓝海”市场,帮助我们下一?#26410;印?#32418;海”启航。我们的方向很明确,就是“智能”两个字,智能背后是计算力。只有把最先进的技术拿到最传统的行业当中,才能产生最新的价值空间。我们要用渐进式发展的方式把源自我们自主可控的智能复制到传统产业当中,带动整体产?#21040;?#26500;的转型升级。

(作者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玉皇大帝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