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点见(一)

2019-06-12 09:21:09 花火A2019年4期

晚一点见又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猫空

高甜少女苏钱钱最近有了一个烦恼——缺一个好基友,还经常跟我诉苦。

“喵,你最近没挖掘新人吗?本人缺基友,好孤单!

“喵喵,求好友,能约码字、聊榜单、聊八卦的……在线等!

“喵喵喵,你最近不怎么负责啊,责编需要经常关心作者?#27597;?#24773;生活,本人急需码字‘伴侣一名!”

……

所以,我在这利用职务之便,帮苏少女征集好友一名!

苏钱钱:“要求请参照孟见,他真的对宁晚超好的,理想型!”

内容简介:

甜?#32570;?#34920;校园文

孟见和宁晚的甜腻日常——

奶茶店。

“我要一杯‘?#19981;?#20320;,超大杯的。你喝什么?#20426;?/p>

“不用了,我现在不渴。”

“不?#26657;?#20320;必须点一个。”

宁晚被逼着接过?#35828;ィ?#24515;里忽然明白过?#35789;?#20040;,朝服务员低声说:“我也要一杯‘?#19981;?#20320;,超大杯的‘?#19981;?#20320;。”

如果?#19981;?#30340;那个人是你,晚一点见又有什么关系。

第一章 ?苍天有眼啊

九月,蝉声渐退,一并带走夏季的沉闷,迎来初秋凉爽的风。校园里飘?#35834;?#28129;的桂花香,清新怡人。

中午下课后,宁晚去校外的快餐店点了一份排骨盖浇饭,才吃了一半,门外就有人嚷嚷着冲进来:“宁晚!快!牛肉面店门口,皎皎好像遇到了麻烦!”

郑允风风火火地进来,看到宁晚不慌不忙、细嚼慢咽的样子,着急道:“喂,是你妹欸!你不去看看?#20426;?/p>

其实,这家快餐店的排骨并不新鲜,没去除干净的腥味有时会让人难以下咽。可现在在校外吃饭的人实在太多了,味道好的店都挤满了人,宁晚不?#19981;?#28909;?#37073;?#21482;好将就着来?#33487;?#37324;。

她把排骨一块块挑出去,米饭拌着酱汁,勉强吃完。

放下筷子,拿纸擦干净嘴,宁晚才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我没空管她。”

——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是——吗?#20426;?#37073;允故意拉长音调,“上次皎皎被一个男生搭讪时,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20426;?/p>

?#21834;?/p>

结果猥琐男差点被宁晚捶死。

被秒打?#24120;?#23425;晚?#40092;?#22320;闭上嘴,起身朝收银台走去。

“老板,结账。”

树成中学?#24700;诺?#36335;两边遍布各类小吃店,跟过去比,如今显得格外?#23548;貳?#28909;闹。

前阵子教育局一纸文件下来,宣布将树成私立中学和专攻艺体教育的艺联私立中学合并,统称——树成高级中学。所以,这学期开学后,树成中学的学生数量暴增,每个年级除了原来的文理十个班外,还多了六个艺体班。

等着找钱的工夫,外面有几个女生进来。擦肩而过时,宁晚从她们口中听到“面馆?#34180;?#25171;架”的字眼。

她淡定地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喝,看似不为所动,目光?#20174;?#24189;地望向了马路对面。

面馆就在快餐店对面,宁晚稍微侧了侧头,就能看到裴皎皎。她周围站了五六个男生,为首的那个正拦着她,不让她走。

裴皎皎刚上高一,长得娇俏可爱,走在路上经常有男生上前搭讪要微信?#25319;?#23425;晚猜测这?#25105;?#35768;又是男生不怀好意的搭讪,只?#36824;?#20197;前是一个,这次是一群。

她快速结完账,?#24613;?#36807;去帮她解围,刚走出门,那边裴皎皎成功地甩开了男生的阻拦,一?#28902;?#36827;了隔壁的小水吧。

男生身边的同伴笑了,吹着口哨,一阵阵起哄。

男生个子很高,在人堆里很显眼。他背脊微弯,身?#32454;?#30528;张扬耀目的光,一双好看的?#19968;?#30524;微微扬着,似乎也在笑,却笑得轻佻随意,毫不走心。

他挥了身边的人一拳,而后回过头,视线刚好撞上迎面走来的宁晚。

四目相对,男生忽?#27426;?#20303;。

笑意来不及收回,微微停滞在脸上,他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诧异和恍然,又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但很快,他所有交错涌出的情绪在宁晚走到面前的时候,又迅速隐藏到眼底,消失不见。

面对面地站在一起,宁晚抬头,目光犀利地审视男生。

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袖子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他的领口敞开一个扣子,锁骨若隐若现,左手拿着树成中学的校服外套,眼里还有未退去的笑意,眼角微微扬着,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宁晚的打量。

这双眼睛让宁晚忽然就走了神,脑中快速蹿出一些记忆的碎片,画面很模糊,却让她有种与面前的人在哪见过的错觉。

见宁晚久不说话,郑?#35797;諗员?#25488;她的腰。

宁晚这才回过神,清了清嗓问:“你?#27597;?#29677;的?#20426;?/p>

男生微眯起眼,似笑非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20426;?/p>

?#21834;?/p>

寧晚懒得跟他扯皮,直接下了警告:“你最?#32654;?#21018;才那个女生远一些。”

男生轻轻地?#35835;?#19968;声,眉宇舒展开,饶有兴趣地盯着宁晚。

他不说话,只是看。

他的脸上情绪不明,时而若有似无地牵牵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很是诡异。

宁晚莫名觉得对方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找了八百年的仇人,明明心花怒?#29275;?#21364;要忍住不打草惊蛇,只能在心中暗喜——“我终于?#19994;?#20320;了?#34180;?/p>

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好一会,男生才收回视线,转身跟身后的人说:?#30333;摺!?/p>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伙人跟在他后面说走就走,干脆利落。只是,刚走出几步,男生忽?#21350;?#21407;地站住,回头看着宁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苍天有眼啊。”

宁晚听得一头雾水,她眨?#33487;?#30524;。

这人有病吧。

一行人走?#35835;耍?#37073;?#20160;?#36719;绵绵地趴到宁晚的肩头,全身有气无力,像被掏空了似的:“快扶我起来。”

“怎么了?#20426;?#23425;晚赶紧伸手。

“被刚才那个哥哥帅晕了。”

宁晚:?#21834;?/p>

滚。

正说着,裴皎皎抱着一杯抹茶奶盖从水吧跑出来。看到宁晚和郑允后,她怔?#33487;?#20294;很快就着急了起来,四处寻找:“人呢?!”

郑允跟着看了一圈:?#20843;俊?/p>

“刚才那个男生,个子很高,帅帅的那个!”

宁晚皱眉看裴皎皎:“找他干什么,刚才他不是还堵着你,骚扰你吗?#20426;?/p>

“堵我?#20426;?#35060;皎皎认真想了几秒,忽?#27426;?#24735;过来,“啊!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想给他买杯水,他拦着说不要,所以拉?#35835;?#19968;会儿。”

宁晚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干吗要给一个陌生人买水?#20426;?/p>

确定周围不再有那个男生的身影,裴皎皎遗憾地叹了口气,惆怅地看向远方,幽幽怨怨:“不,他不是陌生人,他是?#19994;?#24681;公小哥哥。”

裴皎皎一煽情,宁晚就头疼,她忙挥?#37073;骸?#34892;了,你别说了,算我多事。”

“不!我要说!”裴皎皎抱住她的肩,“刚才我和艺体班一个女生发生了点争执,她说?#36824;?#25105;,就想动?#37073;?#24184;好恩公小哥哥路过,阻止了她的‘兽?#23567;?#25152;以,你说,我要不要请小哥哥?#20154;!?/p>

宁晚:?#21834;?/p>

裴皎皎的造句用词真的让人一言难尽。

她仍沉浸在悲伤里唉声叹气:“可人家就是不要啊,呜,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英俊善良、不求回报的小哥哥。”

宁晚听完,一声不吭,心情有点复杂。她原以为那人是个?#22969;?#30340;流氓,没想到忽然反转,成了帮人解围的好心小哥哥。

她郁闷地吹了口气,额头的刘海被吹起,又软软地耷拉下来。

有那么一?#24067;洌?#23425;晚心里闪过一丝歉意,可在想起男生轻佻的笑容后,她又火速冷静下来——

不对,这个痞里痞气的?#19968;?#32943;定是在玩欲擒?#39318;?#30340;戏码,只?#20449;?#30350;皎这种天真的小女生才会相信!

她才不会上当!

夏末早秋的天气?#24403;?#23601;变,片刻的工夫,忽然打雷,天色变暗,灰黑色的乌云?#23545;?#22320;压过来,像是要下雨。

宁晚说了裴皎皎几句,着拉她一起朝教室走。

刚走了几步,宁晚发觉?#35834;?#26377;什么硌着,于是后退,垂眸,地上静静地?#38378;苏?#23398;生证。

宁晚没有多想,弯腰捡起来打开,看到贴在里面的一寸大小?#24700;?#29255;——巧了,竟然是裴皎皎的恩公。

照片?#31995;?#20182;鼻梁高挺,一双狭长的?#19968;?#30524;,深色瞳仁明?#21917;?#21033;,薄唇微抿着,嘴角勾起的三分浅笑恰好削弱了五官里的清冷桀骜,里里外外都透着一副玩世?#36824;?#30340;散漫样子。

宁晚想起刚才他手里拿的校服,或许就是那时候不经意掉出来的。

“孟见?#20426;?#22905;看着名字,嘴角轻轻扬?#25628;鎩?/p>

他帅是真的帅,但长着那双迷惑?#35828;奶一?#30524;,多半也是个花心的风流少爷。

郑允见宁晚盯着学生证出神,凑过来看,忽然惊呼出声:“妈妈呀,他就是孟见?!”

宁晚转头:“你?#40092;叮俊?/p>

“艺中[A1]?的大佬啊!”郑允语气激动起来,“我听别人说,他模考接近满?#37073;?#28385;?#32844;。?#20182;是个魔鬼吧。而且,听说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情书送到他的教室,他成绩好,是好多?#35828;?#29702;想型——”

郑允激动的语调猛地刹车,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认真看向宁晚:“你别说,你俩还真有点像。”

“?#20426;?/p>

“都是平时看不到你们读书,考试时随便写写就能考到年级第一名的变态。”

?#21834;?/p>

“而且,我们教?#19994;?#21518;门槛也快被你的倾慕者踩烂了。”

?#21834;?/p>

宁晚有些不以为然,她想起刚才孟见离开时说的莫名其妙的话,不屑道:“我看他神神道道的,?#35789;?#30475;傻了吧。”

她回头把学生证递给裴皎皎:“拿这个去跟你恩公报恩吧。”

裴皎皎却直摆?#37073;骸?#25105;不去。”

“为什么?#20426;?/p>

“听说艺体班的学生都很凶,我刚才领教过了,的确很社会,我可不?#20197;?#21435;,万一又遇到那个女生……”裴皎皎心有戚戚,“姐,你江湖地位高,还是你帮我去吧!”

宁晚还没来得及拒绝,裴皎皎已经一溜烟儿地跑?#35835;恕?/p>

宁晚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可郑允似乎早就预?#31995;?#20102;似的,先发制?#35828;?#22581;住她的话:“我没空。”

?#21834;?/p>

?#20843;?#25441;的谁送呗,指不定你俩能?#31354;?#23398;生证缘定三生呢,毕竟都挺变态的。”

“滚。”

宁晚拿着手里的学生证,考虑了三秒——

扔了。

下午六点,最后一节课快要结束时,宁晚借?#21916;?#25152;为由,提前十?#31181;?#31163;开了教室。

树成中学没有和艺联私立中学合并前,有栋楼?#25165;诺?#26159;跟师范大学合作的教师进修班。两所学校合并后,这栋楼就安排给了艺联私立中学的学生,改名——艺体楼。

宁晚也不知道后來?#32422;?#20026;什么又捡回了那张学生证,她用了整节课的时间思考后做出了总结——大概是因为良心不?#30149;?/p>

没错,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无论如何,孟见的确在当时帮裴皎皎解了围。

还有三?#31181;?#19979;课。

艺体楼周围是大片的绿化带,环境很好,穿过楼前的榕树有个很大的人造湖,栈道连接湖中央的小亭子。学生下?#25105;?#21435;食堂或是校门口,必须经过这条栈道。

宁晚决定就在这等孟见。

傍晚的风清凉惬意,带着桂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艺体楼里不断走出打扮时髦的学生。

宁晚靠着栏杆,努力地从经过的人里等孟见的出现。可十几?#31181;?#36807;去,人走了一拨又一拨,直到热闹?#24700;?#36947;冷清下来,她都没有等到那个风流的少爷。

这人不吃晚饭的吗?

为了?#32422;?#30340;良心,宁晚快饿死了。

她趴在栏杆上抓了抓头发,忽然?#35834;?#19968;?#21892;?#24618;的气味。她?#36924;?#36523;,循着味道很快发现不远处的?#23601;?#26629;栏角落有一个精致的烟?#26657;?#28895;盒被点燃了,正散发出一缕缕白色烟雾。

宁晚左右看了看,猜测是刚才经过这里的人随手丢下的。

她走过去,把烟盒捡起来,看到里面有一根才燃了三分之一的烟,最近的垃圾桶在栈道尽头,她怕正在燃?#35834;难?#28857;燃?#25628;毯校?#23601;把烟?#24515;?#22312;手里,烟夹在指尖,朝垃圾?#30333;?#21435;。

她也不打算继续等孟见了,天色渐暗,她一边走,一边打郑允的电话,等待接通时,无聊地扭头瞟了一眼湖里游过的小锦鲤。

郑允很快接起电话:“喂?#20426;?/p>

宁晚指间燃着白烟:“你吃完没?我——”

话说一半,她忽然眼前一暗,来不及躲避和反应,上半身闷闷地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那?#35828;男?#33179;一点都不柔软,甚至撞得宁晚有点痛,她忘了手里夹的烟,下意识地用手去揉额头,口中微怒:“见?#26031;恚?#20320;看不到有人站在这吗?!”

“哟——”面前的人顿了一会儿,发出轻而带着玩味的笑,“是你啊。”

宁晚身体一愣,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有点像那个风流少爷的声音?

她马?#22799;?#24320;?#37073;?#26524;然看到是孟见,然后更加不悦,声调也跟着拔高三?#37073;骸?#20320;是不是瞎?路这么宽,干吗故意朝?#19994;?#36523;上撞?!”

孟见也不生气,嘴角轻轻勾着,视线悠然地落到宁晚的手上,懒洋洋地蹦出几个字:“万宝路蓝莓双爆。”

他不紧不慢地附到她的耳侧,眼里噙着一抹坏笑:“你挺横啊,公然在学校抽烟。”

孟见的声音低低的,带一点沙哑,像夏夜微风吹过的海,透着莫名的蛊惑和吸引力。

光是这道声音,宁晚就理解了那些传闻里前仆后继给他送情书的女生。?#36864;?#26159;她这样对帅哥无感的人,刚才有那么一?#24067;洌?#22836;皮都控制不住地酥了一大片。

暮色下,湖水波光潋滟,一层一层,轻轻地、缓缓地荡起涟漪。

孟见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最近树成中学在严抓抽烟的学生,还鼓励大?#19968;?#30456;举报,一旦落实,要?#29615;?#25195;一周厕所不说,情况?#29616;?#30340;还要被记过。

?#36824;?#23425;晚懒得跟他解?#20572;?#25361;眉淡淡地反问道:?#20843;?#20197;呢,你想怎么样?#20426;?/p>

白色的烟雾在两人之间张牙舞爪地蔓延开,孟见双眼微?#26657;?#22068;角勾起不正经的笑:“你猜。”

对视几秒,宁晚好像读懂了他话语?#22411;?#32961;的意味,她低低地嗤笑了一声,也懒得与他多做解?#20572;?#31505;道:“同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什么?#20426;?#23391;见好像没听清楚似的,“什么好相见?#20426;?/p>

宁晚?#36824;?#33041;子,刚?#24613;?#37325;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文字陷阱,紧忙收回去。

缓了?#28023;?#22905;抿抿唇,脸上虽保持着微笑,声音却冷冷的,没什么温度:?#23433;环?#21578;诉你,?#33402;?#20010;人脾气不怎么样,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是吗?#20426;?#30007;生似有若无地轻笑了一声,目光远眺湖水之上,自言?#26434;?#36947;,“你又不是没做过。”

宁晚皱了皱眉,不确定?#32422;?#26159;不是听错了:“你说什么?#20426;?/p>

“没。”孟见收回视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说,我同意你的观点。”

“什么观点?#20426;?/p>

男生?#19968;?#30524;里满是兴味:“日后好相见啊。”

宁晚:?#21834;?/p>

克制住打?#35828;?#20914;动,她开始后悔?#32422;?#23398;什么雷锋,尤其是对这种轻佻的纨绔子弟玩什么感恩。到最后,?#32422;?#36824;不是成了他无聊生活里的又一勺调味剂,?#21495;?#21462;乐。

宁晚最终没把学生证还给孟见,她揣在兜里去校门口找郑允。郑?#35797;?#29275;肉面店吃面,知道她要过来,算着时间,也帮她点了一碗。

几?#31181;?#21518;,宁晚敞着校服走进店里。

她脸?#31995;?#34920;情一贯让人看不穿,气场极强,路过的地方站?#35834;?#23398;生都下意识地躲?#35835;?#20123;。

那些让开的人,有些是怕她,但更多还是服她。

宁晚有一张美到过分的?#24120;?#31505;时灿烂如花,细长的眼角扬着,说不出地迷人娇俏。但她不笑时,那对眸子里的冷漠生疏也让人背后生寒,不敢轻易靠近。

?#32454;?#24847;义上,她不是标准的好学生,叛逆、逃课,在树成中学出了名地我行我素,但无论她怎么离经叛道,成绩始终位列年级第一名,逆天超群。

郑允朝她招?#37073;骸?#36825;里!”

牛肉面刚好送到,宁晚在郑允的对面坐下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她学生证的事。面馆里忽然进来两个女生,不知在说些什么,笑个不停,非常聒噪。

郑?#20160;?#29245;地看过去,看清人后,眼神立变,靠过来跟宁晚说:“刚才,我听店老板说了今天中午在门口发生的事。”

宁晚漫不经心地说:“什?#35789;攏俊?/p>

“皎皎啊!”郑允看着前台那两个正在点餐的女生,压低声音道,“高三艺体班有个叫?#29468;?#30340;,中午在面馆门口不小心撞了他?#21069;?#30340;班花吴丽莎,吴丽莎就把人扣下来好一顿骂,皎皎刚好在这吃面,听不下去,就帮?#29468;?#35828;了两句,结果,吴丽莎,喏——”

郑允说着,眼神朝前方示意:“就刚刚进来,扎高马尾那个。

“我朋友看到她使勁推了皎皎,差点就打起来,啧啧,那个嚣张劲儿,没谁了。还好孟见路过,给拦了下来。唉,皎皎也是,?#21246;?#20160;么热?#37073;?#33402;体班?#21069;?#20154;特社会,?#33125;?#20182;们干吗?!”

宁晚轻飘飘地朝吴丽莎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哦。”

吴丽莎和同伴点完餐,发现店里的位置已经坐满,看了一圈,只有宁晚和郑允那桌还能坐两个人。

她走到宁晚的?#21592;擼?#25307;呼都不打一声,就坐了下来,口中还不停地抱怨:“哪来那么多人,挤死了。”

她的同伴坐到郑允的?#21592;擼?#37073;?#20107;?#33080;不乐意,张嘴想说什么。

宁晚迅速在?#32769;绿?#20102;郑允一?#29275;?#37073;允微愣,马上会意地埋下头,?#40092;?#22320;吃面。

?#21592;擼?#21556;丽莎的同伴与她旁若无?#35828;?#32842;起天来:“不知道?#40092;?#24590;么想的,竟然选?#29468;?#19978;艺术节。”

吴丽莎手撑着头,神情厌烦:“别提了,谁知道她?#38393;?#30524;睛瞎了。”

“这下?#29468;?#21487;要出风头了。”同伴煽风点火,“其实我觉得你跳得?#20154;?#22909;……”

正说着,伙计端来两碗牛肉面。

吴丽莎从筒里拿了双筷子,挑了一口面到嘴里,边?#21592;?#35828;:?#20843;?#23601;是装柔弱,哄?#40092;?#24515;疼呗,我看到她那副怯怯的样子就来气,装给谁看呢?!中午要不是那个事精惹来了孟见,?#29468;?#30340;?#24120;?#25105;能给她扇到烂。”

郑允听到这,彻底明白了吴丽莎口中的“事精”是指裴皎皎。

郑允?#24471;?#23425;晚一眼,发觉对方竟异常淡定,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认认真真?#21350;?#21507;面。但郑允?#26412;?#19981;太妙,以她对宁晚的了解,这种情况下,宁晚情绪越是平静,就越是危险。

吴丽莎吃了两口,端起面汤碗,朝碗里吹了吹,忽?#27426;?#20316;一顿,问同伴:“那个事精?#27597;?#29677;的?回?#21453;?#21548;打听,她可能不知道多管闲事的代价是什么。”

同伴竖起三个手指头:“没问题。”

吴丽莎抿抿唇,这才解了气似的端起碗。

这时,?#21592;?#19968;直安静?#32842;?#30340;宁晚放下筷子,微微挺直腰坐正。她拿纸擦了擦嘴,紧接着身体猛地离座,毫无预兆地站起身。

?#36127;?#26159;她起来的一?#24067;洌?#26495;?#26159;?#36215;,吴丽莎捧着碗,偏向一侧,倒在?#35828;?#19978;。

巨大的声响引来店里所有学生的侧目。

店里虽然是长板凳,但宽而结实,不至于其中一个站起来,?#21592;?#30340;人就会失去平衡倒下去。

吴丽莎手里的碗连带着打翻,面和汤撒满整个胸前,她半躺着,下巴上还吊着几根面条,样子狼狈又滑稽。

同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来扶她:“没事吧?!”

吴丽莎挣脱开她的?#37073;怎?#30528;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宁晚:“你故意的!”

(下一期连载更精?#35270;矗。?/p>

?
玉皇大帝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