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至此,欢喜是你

2019-06-12 09:21:09 花火A2019年4期

温良

作者有话说:

故事灵感来源于元旦时去故宫,为了找宫猫玩儿,我简直走到腿断,累得随便坐在石阶上时脑子里面突然蹦出了一只想吃薯片的猫碰瓷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的情节。只是,等到我把故事大綱想好了,我也?#27426;?#24471;感冒了……

你想清楚一点,碰瓷我的话,代价可是一辈子的。

楔子

其实,我本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再遇到沈栀。

尽管我承认,我依旧会时不时地想起她。?#28909;紓?#36825;一次,只因为在?#33151;?#32842;天的时候,她提到一句会不会看《非诚勿扰》一类的综艺节目。对面的女孩连着喊了三声我的名字,我才缓过神来,抱?#24863;?#30528;的同时,我听到了心里的一声叹息,我知道我的第?#21501;?#34987;?#35748;嗲子?#20197;失败告终。

走出那家很有格调的咖啡馆,第二天上班时,我又一次收到了?#27426;?#25968;落:“周序,你至于吗?!‘不在一棵树上吊死这句话,小孩子都听过,就因为一个沈栀,你还打算孤?#20048;?#32769;了?#20426;?/p>

我无奈地笑了笑,解释道:“我没有这个打算……只是现在我还忘不了她。”

01

一晃就是又一年年末。

在这年的最后一天,故宫游?#25237;?#20102;不少,说话声和小孩子的吵闹声夹杂在一起,让人莫名其妙地觉得热闹。工作的空隙,我寻?#35828;?#26102;间出去,刚沿着宫墙没走几步,就碰上了围住的人群,中间夹杂着女孩子短促的尖叫声。

我向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有女孩子低着头坐在地上,旁边蹲着的是工作室那边最淘气的橘猫白点儿。她的长发遮住了脸,让我?#30452;?#19981;清她的五官。我穿过人群,刚想把猫抱起来,女孩子就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的那一?#24067;洌?#25105;形容不好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她抬起头的那一刻对着光,若不是我对自己的视力抱有足够的自信心,我?#27426;?#20250;认为眼前的景象是被金色光影模糊掉的朦胧梦?#22330;?/p>

下一秒,我就因沈栀的声音跌落在现实里,女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干净清透,甚至还带了一点点嚣张跋扈:“你们的猫它碰瓷我!”

我被沈栀的奇怪逻辑弄得皱起眉头,不可置信地问她一句:“你见过哪只猫会碰瓷的?#20426;?/p>

沈栀没回复我的问题,继续理直气?#36710;?#25735;清自己:“我刚吃块薯片,它?#32479;?#36807;来了,还抓了我,这不叫碰瓷,那叫什么?#20426;?/p>

我向前走了一步抱猫,垂头的?#24067;洌?#25105;看到了沈栀的手腕还在流血,伸出手打算把她拉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一路上,沈栀都在喋喋不休地描述白点儿是怎么碰瓷她的。翻来覆去讲够了,她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问我:“这猫看起来和你很熟欸,你是不是天天在它的耳边念叨我,导致它一看到我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20426;?/p>

我?#32842;?#20102;一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腕抖了一下,差点把猫丢出去。我停住脚步,问她:“这么多年了,你怎么想象力还是这么丰富。”

沈栀好像完全没有在意我语气里面隐隐的不?#22836;常?#22905;好像天生有一种听话只听?#35805;?#20799;的技能:“你也记得我们这么多年没见过了呀!那你怎么刚才遇到我的时候,连一句“好久不见”都不跟我说呢?#20426;?/p>

我第二次被她奇奇怪怪的逻辑打倒,深吸了两口气,我平淡地反问她:“我为什么要对你说好久不见?#20426;?/p>

我的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沈栀终于肯停止她一路上都说?#36824;?#30340;话。我开车带她去打了疫苗,细长的针头扎到女孩纤细的青色血管里面,我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轻轻把手放在了她头顶柔软的头发上面。

回来的路上,车子被卡在永?#25238;?#36710;的?#26412;?#20869;环里,车里面是可以凝固的安静空气。低音量的音响放着不知名的歌,冬日天黑得早,半缕斜阳已经堪堪挂在了?#30331;?#31383;。我帮她把遮阳板放了下来,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额头,收回手之后,车缓慢地向前蠕动一小步,我听到了心里有什么轰然坍塌的声音。

静默的空间里,我听到自?#21644;?#21327;地、低声地说,“沈栀,好久不见。”

02

说出来像是一出喜剧的开头,我和沈栀的初次相逢是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

是在大三下学期,学生会不知道谁突发奇想地写了个模仿《非诚勿扰》的策划,校方竟然还签字通过了。舍友背着我帮我?#20302;当?#20102;名,让我被迫成?#35828;?#19968;场重?#32771;?#30340;男嘉宾。

也就是在那一场里面,我认识了作为女嘉宾的沈栀。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小姑娘,并且她简直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我对这个词汇的认识。

女嘉宾的自我介绍环节,所有人都在中规中矩地介绍自己的优缺点,只有沈栀除外。话筒刚?#31456;?#21040;她的手里面,她就迫不及待地说,“周学长,我有什么优缺点也不重要,反正我们在一起之后,你迟早都会知道的。重要的是,周序学长,我喜欢你!我是为了你才来到这里的!”

活动中心现场的气?#25214;?#19979;子骚动了起来,我听了那句“我们在一起之后?#20445;?#25569;着话筒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主持人大概也没预料到有这么直接的姑娘,笑着提醒她:“你的自我介绍还有二十秒,还有什么想说的吗?#20426;?/p>

沈栀一双黑白?#32622;?#30340;眼睛直直地看向我:“我想说的就是,周学长,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如果不选我做心动女嘉宾,我很下不来台的!”

哄笑声愈大,沈栀却好像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我没有继续和她对视,眼睛扫过场边,看到?#23376;?#22242;的地方有几个女孩举着写有?#30333;?#22827;典范沈栀冲啊”几个大字的横幅,笑得东倒西歪。我被那几个字刺激得不自觉地抿抿唇,视线?#21482;?#21040;台上。

沈栀也在笑,脸颊上露出两个小梨?#26657;?#31505;得眉眼弯弯,像个小太阳。

那一场活动最后被沈栀带偏成了奇葩大赛,台上的女孩子开?#20960;?#33258;阐述起了她适合当我女朋友的优势。

我站在台中央和主持人尴尬地笑笑,混乱的声音里面,我依旧能听清沈栀趾高气扬的话语:“你们说这些都没有用!谁说周序?#27426;?#23601;喜欢锥子?#22330;?#22823;眼睛!我们说点切合实际的,我已经连续?#35805;?#22825;在论坛上@周序了,我?#36710;?#35789;都没这么有毅力的!”

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节?#32771;?#38590;地进行到了男嘉宾选择心动女嘉宾的环节,主持人把白板递给我,我低着头都能感受到正对面沈栀热切的目光。

尽管她和我理想中的女朋友类型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这一刻,我突然间想成全这个小姑娘不?#21451;?#39280;的小心思。我在白板上写下她?#26434;?#30340;号码,又听主持人大声地把它念了出来。

我站在那里,看着沈栀从她站着的地方一步一步、蹦蹦跳跳地出现在我的身边,主持人宣布我们“牵手成功”。

在拼命摇晃的横幅?#33151;?#22330;的起哄声里,沈栀昂首挺胸,像是赢得奖励的小朋友,?#26223;?#22320;主动牵起了我的手。

下场之后,她立刻松开了我们握在一起的手,甚至还弯弯身说了句“冒犯了”。我刚说了句“没关系?#20445;?#22905;的声音?#21482;?#22797;了场上的亢奋:“周学长,你别不信,我真的在论坛上连续?#35805;?#22825;@你了!”

我偏过头来?#27492;?#22905;在我的注视下,声音逐渐小了起来:?#21834;?#34429;然你从来没有回复过我。”

我?#32842;?#20102;几秒,还是告诉她:“我不看学校论坛的。”

“没关系!”我以为她会说一句“我会继续坚持下去”一类的,却没想到,她从口袋里面摸出了?#21482;?#37027;不如我们加个微信吧!以后我发微信给你!微信你看吧?#20426;?/p>

沈栀不是第一个主动要加我微信的女孩子,却实在是要的方?#38454;?#29305;别的一个。像是刚刚选择心动女嘉宾一样,她热切的目光再一次投在我的身上,我把?#21482;?#25343;了出来,点开微信界面。我又想成全她了。

“不要发太多。”看着沈栀笑眯眯地扫完二维码之后,我对她说。

03

我和沈栀“牵手成功”的那天晚上,学校的论坛炸了。

整个学校都知道考古?#31561;?#20154;皆知的高岭之花被一个英语系学妹在《非诚勿扰》上轻松拿下。只不过,论坛上描述的那些全部是沈栀一个人撰写而成,和事实有很大出入。毕竟我也是头一次知道原来我参加这场活动是因为对沈栀“早有预谋?#20445;?#22312;活动上,我因为沈栀的感人表现而“深受触动?#20445;?#23588;其是在听说她连续?#35805;?#22825;在論坛上@我,而我没有给她?#20130;?#22238;应之后,我表现的“十分后悔?#20445;?#19981;仅当场毫不?#28120;?#22320;选择她作为我的心动女嘉宾,而且在下场之后追着她只为加她的微信。

我翻来覆去把这个帖子看了好几遍,难以想象世界上竟然有想象力这么丰富的小姑娘。

但我没有在微信上问她这件事情。

沈栀虽然想象力丰富,可她似乎不大知道讲故事要从事实出发这件事儿,故事里面的男主角被她塑造成了像是和我同名同姓但性格迥异的、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加了微信之后,沈栀果然每天雷打?#27426;?#22320;给我发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大到英语课上的听力测验考砸,小到二食堂三楼的照烧鸡块便当很好吃,只是有点咸。她每一次发消息的开头第一句永远是叫我的名字,周序后面带上一排感叹号。隔着?#32842;唬?#25105;都能看到她的亢奋。

?#35789;?#25105;只是?#32423;?#22238;复一个?#29677;擰?#32473;她,也完全浇灭不了沈栀的热情。

我本来以为沈栀的厚颜无耻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在我的印象里,女孩子大多都是腼腆害羞的,?#35789;?#26159;主动?#38750;?#21916;欢的男生,也应当是对视一眼、说上一句话?#23478;?#33080;红心跳好半天的那种。但我显然低估了沈栀,她和我固有印象里面的那些完全不搭边。

期中的时候,我离开了学校一阵,和导师一同去东城实地勘探一处明朝官员的墓穴,遗址比想象中的要有价值,连省博物馆都组织了一支?#28216;?#36807;来和我们一起勘探。出发那天下午,大家在酒店餐厅相互打招呼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22993;?#31561;我把疑惑说出来,导师?#24525;?#25105;做了介绍:“小周,这是你的学妹沈栀,过来给参观发掘的外国专家做翻译的。”

话说到?#35805;耄?#20182;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忘了,你们是认识的,毕竟牵手成功了嘛!”

我没想到连一心向古的导师都知道了这件事,无奈地叹了口气,和她打了个招呼。

沈栀还是?#27465;?#27809;心没肺的样子,甚至还笑嘻嘻地说她的歪理:“?#20449;?#25645;配,干活不累!周学长,我们合作愉快啊!”

我不知道我能和她合作出什么来。事实上,我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不详?#33041;?#24863;很快就要应验了。

沈栀整日闲得要命,只围在我的身边转,简直像一个活体的《十万个为什么》。

我没空回答她那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俯下身,用毛刷仔细清理那些文物身上的浮尘和土块,口袋里面的?#21482;?#36830;着震动了几下,我没有理。

沈栀估计是看我的工作太枯燥,终于从我身边走开了。晚上回到酒店后,我打开微信,才看到白天她给我发的消息。

“那些文物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看我啊!我比文物好看多了!”

那一刻,我终于开?#35760;?#20999;实实地后悔我对沈栀一时冲动下的纵容,这些天来,她除了带着无穷无尽的麻烦闯到我的生活里面以外,其他什么也没带给我。我打了一行字发给她,算起来应该是我和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对话。

我说:“沈同学,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开?#20960;?#25200;到我的生活了。论坛上,你写的那些,我看了,麻烦不要继续写了,你真的不是我找女朋友的理想型。”

我发出去之后,那边许久没有回复我,我开始思考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太严厉?#35828;恪?#25105;才思考到?#35805;耄?#27784;栀的消息就噼里啪啦地涌了进来。

“周学长!我刚刚在洗澡,现在才看见!没有想到,你也会上论坛追我和你的连载啊!”

“工作时间,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但私人时间,我?#20146;?#33021;聊聊天的吧。理想型这词都带了理想两个?#33267;耍?#24590;么能是真的呢!而且,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王?#21507;?#30340;真香定律啊?人人都逃不掉真香定律的!”

我看着她用一如既往的亢奋语气给我回复的这些,深深叹了口气。我确信,那一刻我真想知道她那颗小?#28304;?#37324;面究竟装的是什么诡异的脑回路。

但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考古本来是枯燥无味的工作,有她在的这一次,我却每天都心情很好。

04

我再回到学校,已经临近年末。

沈栀比我提早一周离开,我的微信又一次被她每天雷打?#27426;?#30340;生活直播占满。除此之外,她又加了新的内容,每天问我一遍我的理想型是什么,美其名曰“要?#33041;?#33258;己,争取让我梦想成真”。

刚拖着行李箱进了宿舍,我就听到舍友堪比沈栀的亢奋声音:“阿序啊!真不愧是学校风云人物!从前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一往情深的!”

我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转过身来,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什么一往情深?#20426;?/p>

我第二次登录了学校论坛,映入眼帘的第一条置顶帖子起了一个一看就很有沈栀风格的名字——“当事人女主角沈栀?#36164;?#21608;序学长和我的那些事”。

我抱着看看我和沈栀到底有哪些事儿的想法点进了帖子,目瞪口呆地发现,这竟然还是一个?#27426;细?#26032;的连载。

我一页一?#36710;?#32763;看下去,沈栀把我塑造成了一个暗恋她多日却别扭着不肯说,只在生活中的细节处处表现着喜欢她的深情男主?#29301;?#36890;篇自述,除了我们的名字是真实的以外,事实情节屈指可数。更令我震惊的事,因为前一阵我不在学校,她自述的真实性无法考究,大部分同学竟?#27426;?#30456;信了。

第二天,我在食?#22969;?#21475;遇见了沈栀,她昂首挺胸,像是和我牵手那一晚,?#26223;?#22320;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说:“你看!我明明告诉他不用陪我吃饭,他非?#29615;?#24515;我!哎呀,周学长,我都这么大了,不用你陪我吃饭了!”

我确信她根本没给我发过什么一起吃饭的鬼消息,面无表情地走过她身边,进了食堂:“我是自己要吃饭,不是陪你。”

沈栀咋咋呼呼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周学长,你这别扭的性格能不能改一?#27169;?#24819;和我一起吃饭就直说嘛,干吗这么弯弯?#36843;疲 ?/p>

我深吸了一口气,碍于她是个小姑娘,我只截图了百度上“厚颜无耻?#38381;?#20010;词语的解释发给了她,希望她能理解我的意思。显然我又高估了她,她的回复一如既往地风马牛不相及:“我和你?#25165;叮?#37027;个连载,喜欢看的人可多了,今天还有情敌给我下战书了呢!我觉得我以后找不到工作,可以当个小说家!”

任?#25105;?#20491;动画表情都形容不好我的心情,我回复了一个句号过去,再看一遍她的回复时,我发?#33267;说?#20160;么,问她:“什么下战书?#20426;?/p>

那天中午,我吃的是照烧鸡块便当,沈栀说的是实话,便当确实很好吃,只是有点儿咸。来吃便当的这件事情,我没告诉她。

“下战书”的姑娘是和我同系的同学,看了沈栀和我的那些事的连载之后,对那些乱扯的虚构情节忍无可忍,专门在论坛里面开了一个新帖骂沈栀不要?#22330;?/p>

沈栀当时就在下面回击她,两个人在论坛上面没?#21862;?#22815;,竟然约上了面?#28014;?/p>

舍友在宿舍里面调侃我,我懒得理他,心里面却开始担心起沈栀来。和我同系的那个女生听说是跆拳道黑带,体型自然也和她的成绩成正比,沈栀那个瘦弱的样子,我觉得她根本打不过人家。

而且,以她那说话不经过大脑的性格,说?#27426;?#20250;胡扯出什么来激怒别人……我想着想着,竟然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我?#37027;?#35760;下她们约见的时间和地点,故意迟了一会儿装作路过的样子赶了过去。

湖边咖啡馆里面的气氛剑?#20116;?#24352;,我离得远,听不清她们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我就看到我的同学冲沈栀扬起了拳头,我吓了一跳,丢下咖啡?#32479;?#21040;了沈栀的面前。

两个女生看到突然出现的我都愣住了。沈栀反应奇快,?#35805;?#25289;住了我的手腕,宣示主权?#35805;?#22320;说:“你看!我们家周学长怕我今天受欺负,特意给我撑场子来了!”

换作以往,要是有人对我做出这样亲密又突然的动作,再加上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我?#27426;?#20250;甩开那个?#35828;?#25163;,并且当场澄清。可做这些的主角是沈栀,我就这么任由她牵着,内心里面产生了一种认命?#35805;?#30340;情绪。

在遇见她之前,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会和她这样的小姑娘产生什么样的交集。她的厚颜无耻、咋咋呼呼、满嘴跑火车简直精准地踩中了我找女朋友的全部雷区,我也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对这样的小姑娘动心。

可是,我在初遇时就想成全她是真的,对于她在论坛上和现实里大肆传播自己胡乱编造的爱情故事,我无奈却又纵容她是真的。此时此刻,我对她的全部担心也是真的。这些感觉提醒着我,我就是喜欢上了面前这个和我的理想型完全相反的小姑娘了。

我想起了在东城时她给我发的微信,她能不能当上小说家,我们另当别论,但我觉得她或许能当个预言家。

而且,我觉得,王?#21507;?#35828;得真对,的确人人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05

学校论?#21507;?#19968;次炸了,因为置顶的“周序学长和我的那些事?#38381;?#20010;连载帖子最?#25214;?#25105;亲口承认我们在一起而完美结局,我们的故事也成为建校以来?#27426;?#36720;轰烈烈的爱情佳话。

沈栀的性格在和我在一起之后,也没有?#20130;?#25910;敛,高调程度甚至变本?#27704;鰨?#21482;是和从前不同的是,她在满嘴跑火车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随时随地的忠实听众——我。

在接受了她整个人之后,我甚至开始觉得她那些缺点都很可爱。

而且,用沈栀的话说,我从前的生活简直无趣得像七十岁退休老爷爷的生活,急需她这样的青?#22909;?#23569;女带来生活的激情。

我听了,不置可否。和她在一起之后,我的空闲时间终于不再奉献给文献资?#40092;?#21644;保存着新一批文物的实验室。

沈栀拉着我去南湖溜冰,去郊区的游乐场玩过山车,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要给我的生活带来激情。

沈栀总是抱怨我从来不说我有多喜欢她。

“你怎么能连一句‘我爱你都?#27426;?#20320;可爱的女朋友说呢!”她举着我买给她的棉花糖质问我,“这样你很容?#36164;?#21435;我的!”

我伸出手来,帮她把吃了一脸的棉花糖擦干净,对她耐心地解释:“我不太喜欢这样讲,你知道我喜欢你就?#26657;?#33267;于那句话……留在婚礼上再说吧。”

沈栀听了婚礼两个字,又开心起来。我看到身边她肆无忌惮大笑着的明媚脸庞,忍不住想,或许我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然后到了年?#20572;?#33258;?#27426;?#28982;地结婚。

我以为没什么能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构成威胁,以为我们之间能够万事顺遂,只是这些都是我以为。

预言家沈栀只告诉了我她会死皮赖?#36710;?#31351;追不舍,直到得到我,却根本没有告诉我,有一天她会毫无征兆地跑掉。

一月里,我和导师参加了一场饭局,缘由是我的直系学姐许诗从国外进修回来。举办接风宴那天,我和几位?#40092;?#19968;起过去,?#22949;?#19978;聊完了许诗从国外学来的一些先进保护文物的方法之后,?#32622;?#19981;得扯上一些家长里短?#33041;?#20107;。我坐着觉得尴尬,刚想出去透透气,就听到有人开我和许诗的玩笑。

我?#22993;?#26469;得及说些什么,导师就先抢着开了口:“那可不?#26657;?#32769;蒋,你别乱给我学生牵红线,我们小周可和一个小姑娘正在热?#30340;亍!?/p>

几位?#40092;?#21700;笑了起来,只有许诗没笑。饭局结束,我们并肩走回学校,她?#27492;?#26080;意地问起了我:?#25226;?#24351;和小姑娘是怎么回事?我也看学校论坛来着。”

我干干脆脆地说:“她是我女朋友,挺可爱的。”

我们并肩走过学校湖边,许诗半是遗憾地对我讲:“听说那小姑娘也是刚刚追到你,我要是早半年回来就好了。”

我懒得?#39556;?#22905;这句话有什?#29943;?#24847;,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她的语气。我加了一句:“我很喜欢沈栀。”

许诗突然笑了,她停住脚步,?#28120;?#30528;叫我:“周序……我眼睛里面好像进沙子了,你能帮我吹一下吗?#20426;?/p>

我頓住,碍于学姐身份,把她的请求,换成从口袋里面用?#27975;?#24110;她擦了擦。一路上,我都觉得有人在看着我,可每次回头,都找不到看我的那个人。

学校论坛这个学期因为我,炸的次数格外多。

明明我和许诗回来已经很晚,还是有人把我们捕风捉影的照片传到了论坛上,图片的最后一张是看起来失魂落魄的沈栀,我终于知道,那个一直在看我的人是谁。

这个帖子的作者写故事的能力显然比沈栀高得多,我没兴趣看别人怎么编造假象,直接在评论里面澄清。

澄清之后,我又主动发微信给了沈栀,一向喜欢秒回的她直到我睡觉前才回复,所幸她的回答看起来和从前没有什么两样:“没关系,我相信你!虽然你不说,但我也知道你对我一心一意、深情专一、至死不渝!”

我悬着的心在看到这段话之后落了下来,我笑着回?#27492;骸?#23545;的,我对你一心一意、深情专一、至死不渝。”

沈栀没有再回复我,我以为她上床休息了。可事实上是,她再也没有回复过我。

06

沈栀失踪了。

她胡搅蛮缠地硬闯到我的生活里,在我逐渐习惯并且依赖她的存在之后,又毫无征兆地抽身离开,简直像个不负责任地玩弄他人感情?#33041;小?/p>

从?#22530;?#21150;公室那里,我打听到沈栀申请了期末考试缓考,我去女生宿舍楼下等她,连她的舍友也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提前离开。

我起初认为她还在为我和许诗那?#21018;抨用?#29031;片生气,我从来没有这么耐心地?#33151;?#35299;释过一件事。

只是,大段大段的微信被我发了出去,沈栀却从来没给过我回音。她的?#21482;?#27704;远是关机?#21050;?#20063;是在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对她的生活、她的家庭毫无了解。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哪里人。

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永远是她在迁就我,吃的是我喜欢的食物,喝我喜欢口味的饮料,而我根本不知道她喜欢些什么。

我在她离开之后,才?#33151;环?#35273;我这个?#20449;?#21451;当得失职极了,我对此感到?#27809;冢?#29978;至难过,而更难过的是,她根本没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

直到新学期开学,再新的学期开学,直到我毕业……

我或许能确定她并不是因为?#28304;?#31163;开了我,但我不知道真正?#33041;?#22240;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的青?#22909;?#23569;女沈栀不见了。

后来,我毕业,工作,认识更多的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被迫见那些女孩子。但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么多年过去,我没有一刻忘记过沈栀。

沈栀对我?#27492;担?#23601;像是写到?#35805;?#30340;拙劣故事,画到?#35805;?#30340;残破画作,连结尾的句号都是?#35805;?#30340;。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36454;?#31350;竟是经历了什么。

我本来已经做好了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的准备,可是造化弄人,?#21482;?#35768;是上天觉得我们缘?#21482;姑?#25955;尽,我又一次遇到了她。

她像是?#36454;?#19968;样风风火火地闯到我的世界里,带着常人不能理解的逻辑。她说宫猫碰瓷儿,还说这是因为我整日和猫念叨她才导致的。

尽管我表面上表现出的是和从前一样的冷漠和嫌弃,但她根本不知道,在我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见到她的那一瞬,我心里有多庆?#25671;?/p>

回来的路上,我再也端不住了,低声妥协地说了她想听的那句“好久不见”。在我和她的故事里,她从来都是彻彻底底的赢家。

07

汽?#24471;?#31515;声把我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前面的道路?#21557;?#20102;些,我一路开到了故宫东华门前。停好车之后,我们并肩走进去取她遗落在故宫的物品,我问她:“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讲的吗?#20426;?/p>

她在回来的路上打了个盹,整个人似乎还是迷蒙的,过了好久,她才蹦着跟我说:“有啊!怎么没有!好久不见,周学长简直变得更加英俊逼人、光芒万丈、魅力四射呢!”

我刚张开嘴,就被她这一句话打断:“不知?#20048;?#23398;长你现在有女朋友没有?结婚了没?有孩子了吗?祝您合家欢乐,幸福安?#25285; ?/p>

我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股怒气,我气她在这个时刻还跟我满嘴跑火车,更气她竟然可以笑着对我说出合家欢乐的祝福语。我冷冷地说:“没有。”

沈栀又没反应过来,问:“啊?没有什么?#20426;?/p>

我知道我的语气?#27426;?#20919;到了极点,我重复了一遍:“没有女朋友,没有结婚,没有小孩子,没有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空气再一次变得安静,寻常女孩子听了我这句话,可能就识趣地不再和我谈论下去。

可沈栀根本就不是寻常女孩子,她的语气听起来更亢奋,她说:“巧了!我也没有!我们还真是天生?#27426;?#21834;!”

我所有的怒气被她这一句无厘头的话浇灭,我软下语气问她:“你?#36454;?#20026;什么不辞而别?#20426;?/p>

沈栀大概是知道和我绕不开这个话题,轻声解释了一句: “我家里面出了事……”

我又问她:“那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20426;?/p>

“家里很乱,我告诉你了,你?#27426;?#35201;跟我回去,我顾不上你……”她眨了眨眼睛,“我父亲去世了……”

我本来还想质问她为什么对我没有信心,可我看到她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水光。

“算了,不用说了,都过去了就?#23567;!闭?#20040;多年过去,我还是没有办法看到她为难的样子。也是在她离开的日子里,我回忆我们之间的过去,我才意识到这种不舍得的情绪从我们的第一次相遇,选择心动女嘉宾环节的时候就存在了。

这算得上是一见钟情吧,我问过自己。

走到工作室?#27975;?#30333;点儿不知?#26469;?#21738;里跑了出来,在我的脚边趴下,乖巧地喵了一声。沈栀低头看了看猫,突然又抬头看了看我,语气小心翼翼。

“周序……或许,我能碰瓷儿你吗?#20426;?/p>

时间已是黄昏,夕阳沉在宫墙上面,天地间是澄澈的黄色,像碎掉的金。

我冲她张开了怀抱:“你想清楚一点,碰瓷儿我的话,代价可是一辈子的。”

话?#22993;?#35828;完,沈栀?#32479;?#20102;过来,一头扎到了我的怀抱里,我听到她闷闷的声音从我的胸腔处传来,一字一句,说得坚定。

“我付得起。”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玉皇大帝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