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明恶霸”孙小果的奇幻“变形”

2019-06-11 08:06:21 看天下 2019年14期

张笛扬

“spaceclub?#20445;?#26159;一个酒吧的名字,位于昆明市环城南路云纺新天地商场东侧。

5月11日晚,酒吧大门紧闭。负责管理此处的商场保安说,自2019年4月中旬开始,这家开业不到一年的酒吧就一直处于停业状态。

在保安的描述中,由于地处繁华的云纺商业区,酒吧正常营业?#20445;?#19968;直到午夜都灯火通明,每晚能吸引成百上千的年轻人”。

停业后,外界一直联系不上酒吧的老板冯皓(化名)。但可以确认的事实是,冯皓与曾经名震一时的“昆明恶霸”孙小果关系不错——孙是冯皓名下多家公司的合伙人。

酒吧停业前后,孙小果也“落网”了。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4月23日,督导组召开督导昆明市工作汇报会,公开称“打掉了孙小果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孙小果”是个不少老一辈昆明人忘不掉的名字。20年前的媒体报道中,孙小果曾“让整个昆明陷入?#24535;濉保?#38543;后以?#32771;?#32618;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而此次被控制的孙小果,正是20年前已被判死刑的“恶霸”孙小果。

一个死刑犯是如何走出监狱并踏上涉黑涉恶道路的?

?#23433;?#25954;放人也不敢办他”

20年之后,孙小果再次受到舆论关注,源于张力的一段?#19981;啊?#24352;力曾?#25991;?#33945;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是负责到云南督导的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

自督导组进驻以后,云南省共打掉了31个涉黑涉恶团伙,纪检监察机关新立案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等问题338件,几十天内,云南数十名公安局长落马。

4月23日,在督导昆明市工作汇报会上,张力提到了对孙小果等人的查办。次日出版的《昆明日报》公布这一消息后,立即有人翻出1998年报道过孙小果案的报纸:《南方周末》一篇题为《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的报道称,昆明当时流传一个说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昆明市民对孙小果的称呼就是“恶霸”。

直接导致孙小果被?#23433;?#38500;”的?#24405;?#21457;生在1997年11月7日,那天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两名17岁的少女张某和杨某带到一家夜总会的包房,之后轮番对曾被孙小果?#32771;?#36807;的张某进行拳打脚踢,他们用竹筷和牙签刺张某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某的?#30452;郟?#36824;逼迫张某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然后用肘猛击张某的头部,以致她牙?#33795;?#33853;。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32440;?#20108;人挟持到昆明市一家啤酒屋,继续施暴。

事后,张某的父亲和杨某一道前往昆明市盘龙公安?#24535;?#29664;玑派出所报案——2019年5月,记者获悉,当时珠玑派出所接报后并未立即采取行动,而是向?#24535;?#21644;市?#30452;?#21578;,最后是市?#20013;?#20390;大队和?#24535;?#32452;成的联合专案组抓住了孙小果。

当年接受采访?#20445;?#26118;明市公安?#20013;?#20390;大队教导员说,?#26696;?#20844;安工作这么多年,?#19968;勾游?#35265;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20445;?#24456;多此前未决的案子都与孙小果直接相关,打架闹事更是不计其数。

办案警察称,那?#20445;?#26118;明的许多娱乐场所?#23478;?#23450;期向孙小果交“保护费”。孙小果或他的“弟子”去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21476;狻?#26118;明市公安局一时任领导表示,办案过程中受到的阻力太大,警方?#23433;?#25954;放人也不敢办他?#20445;?#20110;是主动联系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希望借助舆论力量来推动查办孙小果。

报道刊发后,多位时任中央领导?#38712;?#21335;省委领导对该案作出批示,要求严查此案。1998年?#33322;冢?#20026;了办理此案,整个昆明市政法系统都忙成一团,办案民警只休息了大年初一一天。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院判决孙小果犯?#32771;?#32618;、?#24656;?#20398;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提出上诉,云南省高院维持了原?#23567;?h3>换姓名? 改年龄

二审维持死刑判决后,“孙小果”3个字便淡出?#26031;?#20247;视野。但蹊跷的是,他后來“死里?#30001;?#20102;。

能确认的是,孙小果最晚在2011年就已开始进行商业活动。

多位昆明酒吧行业从业人员表示,孙小果在2013年踏入酒吧行业,当时一家名为“M2”的酒吧在昆明昆?#23478;?#24066;高调开业,孙小果就是股东之一。

开办M2酒吧?#20445;?#23385;小果还未以真面目示人。?#24187;?#26366;在M2酒吧工作过的员工说,他们都称孙小果为“大李总?#20445;?#20294;当时并不知道其真实姓名。

2018年9月19日,广东省公安厅宣布,成功打掉黑社会性?#39318;?#32455;25个,恶势力犯罪集团85个,缴获大批枪支及管制刀具(东方IC 图)

2018年10月21日,广东湛江市开发区公安?#24535;志儺小?#25552;升暨扫黑除恶宣传?#34987;?#21160;(东方IC 图)

4月28日,云南昆明警方?#33322;?3名涉黑犯罪组织的嫌疑人进行现场辨认(东方IC 图)

M2酒吧隶属昆明咪兔娱乐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股东中仅有一人姓李,叫李林宸。据《新京报?#32321;?#36947;,李林宸?#23548;?#19978;就是孙小果,当时主要负责酒吧的经营,报道援引一孙小果合伙人的说法称,孙“很熟悉政府方面,办理业务快,?#28304;?#24037;作也很负责”。

工商信息显示,在开办M2酒吧之前,2011年8月,“李林宸”已在昆明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饱食杰”的餐饮公司,2012年,“李林宸”又创立了昆明坤淼经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M2”經营近4年后,2017年8月,M2酒吧所处的昆?#23478;?#24066;被全面关闭,一切经营活动都被停止。昆明自此没有了“酒吧一条街?#20445;?#21508;家酒吧分散到各地,孙小果等人则转战五华区人民中路,那里是昆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

2017年底,孙小果等人在人民中路成立了银河酒吧,继续做酒吧生意。

银河酒吧的宣传资料号称,该酒吧投资3600万元,经营面积超过一千平方米,可同时容纳超过千名顾客。资料显示,该酒吧隶属于云南银合集团,此集团旗下除了银河酒吧,还有McKTV、?#38393;摶门?#31561;公司。

酒吧往东约200米,是一家名为“昆百大新西南”的商场,孙小果名下多家公司注册地都位于此处。

商城物业工作人员介绍,银合集团在商场5楼办公已有半年时间,租下了商场写字楼内最大的一处办公区,聘请的?#38712;?#24456;多。但两个多月之前,银合集团的员工已陆续撤离。

银合集团撤离前后,银河酒吧也关门停业。同?#20445;?#38134;合集团下属的一家位于云南文?#34903;?#30340;McKTV也在2019年4月停业。

工商资料显示,在2016年前后,孙小果没再继续使用“李林宸?#38381;?#20010;名字,重新使用本名,在银合集团旗下多家公司担任股东。

更换姓名和身份,在孙小果的人生中已不是第一次。在取孙小果这个名字之前,他的原名叫陈果,而他前后使用的三个姓氏?#30452;?#38543;了他的生父、生?#36127;?#32487;父——他的生父姓陈,生母姓孙,继父姓李。

除了姓名,孙小果的年龄也有过更改。早在1994年,当时还在武警学校就读的孙小果曾犯下一起轮奸案。根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然而在检方的起诉书中,他的出生年份却显示为1977年。当年的办案人员表示,因为年龄被改小,已满16岁的“未成年人”孙小果变成了从犯,成为5个轮奸犯中被判刑最轻的一个,获刑3年。

奔走的生母? 隐身的生父

但那一次,孙小果在监狱里只待了七个多月,就被保外就医。

1997年7月,某天凌晨,孙小果等人在昆明一家娱乐场所因与他人争抢一位“小姐”发生冲突。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到报?#36127;?#21457;现,孙小果是一个当时本应在监狱服刑的罪犯。派出所立即了解情况,但已找不到孙小果。相关部门给孙小果的母?#29366;蛄说?#35805;,孙母称孙小果不在昆明,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警方感到不解:能做到频繁更换身份、多次逃避刑罚的孙小果,其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网?

昆明市检察院日后查明,孙小果犯?#32771;?#32618;后能办理保外就医,是因为其母在四处活动,用涂改过的医院检验报告单,办理了?#20013;?/p>

每次孙小果“犯事”之后,都是其生母在背后为其奔走。1997年案发后,孙母又想干涉办案,多次?#19994;?#26377;关办案人?#20445;?#35201;求翻看有关孙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孙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1998年2月,孙母因涉?#24433;?#24199;罪,曾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9年5月,通过《官渡区公安志》消息,孙小果的生母最晚在1992年就已在昆明官渡公安?#24535;?#24037;作。当年,全国公安民警?#29366;?#35780;定授予警衔,孙母就被授予三级警督,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母还要低一级,而孙母当时并未担任任何职务。

孙小果的继父也当过警察。1997年11月10日凌晨,正驾驶着一辆警车的孙小果被警方控制,经昆明市公安局调查,他当时所开的警车就是其继父的工作用车。多名云南政法系统官员确认,孙小果的继父就是时任五华区公安?#24535;?#21103;局长李乔忠。

五华区公安?#24535;?#20986;版的内部资料?#27573;?#21326;公安志》显示,李乔忠从1996年4月起担任?#24535;?#21103;局长,1997年3月被授予二级警督,1998年2月?#24187;?#32844;,1999年被调离五华区公安?#24535;幀?/p>

李乔忠之后再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已是2002年,那时他官升一级,担任了五华区城管?#24535;?#38271;。复出?#20445;?#26446;乔忠的名字已改为“李桥忠”。

?#27573;?#21326;公安志》于2004年印发,出版前的审稿会上,五华区公安?#24535;?#36992;请李乔忠作为“老领导”出席,当时李乔忠在画册上的签名已换成李桥忠。会后拍摄的合?#21543;希?#27809;穿警服的李桥忠个?#25151;?#26791;,身材壮实。

《昆明日报》在2011年的一则报道披?#35835;死?#26725;忠的履历,文章称,李桥忠于1975年在云南墨江县龙潭公社担任农业科?#20960;?#23548;?#20445;?#20043;后当过兵,从战士、班长直到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长、副团职参?#20445;?#22810;次立功受奖。不过,该报道却没有提及他在公安?#24535;?#30340;任职经历,称转业到地方的李桥忠直接担任了五华区城管?#24535;?#38271;。

2019年5月8日,五华区城管局党办?#24187;?#24178;部称者,李桥忠确系孙小果的继父,他在2012年前后由城管?#24535;?#38271;改任非领导职务,2018年办理了退休?#20013;?/p>

但是,“仅以他继?#36127;?#29983;母的职务背景,是难以做到让当时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办孙小果的”。在二十多年前的采访中,曾有多个信源透露,孙小果的“背景”是其当“大官”的生父,但孙的生父?#28216;?#30452;接出面干预过办案。

出狱之谜

网络上流传的说法是,孙小果案日后曾被改判,先从死刑立即执行改为死缓,之后又?#28216;?#26399;改有期,并一路减刑。但该说法还未能被证实。

云南省高院的?#24187;?#27861;官仅证实,孙小果确有被减刑,但他不知道孙小果是在减刑后刑满出狱,还是通过保外就医等手段出狱。

该法官还?#27835;觶?#23385;小果当年被判死刑或与舆论影响太大有关,当年的那些犯罪情节放到现在的法?#20301;?#22659;下,是很难判处死刑的,“所以不排除孙小果在死刑复核期间进行申诉,而后?#30452;?#25913;?#23567;薄?/p>

就算孙小果确?#24403;?#25913;?#24418;?#27515;缓,“他出来的速度也太快了?#20445;?#36825;名法官称,一般情况下,死缓罪犯要在服刑两年之后才能被减为无期徒刑,之后就算他能搭上“逢期就减”的快车,最少也得再过十几年才能出狱。

1997年施行的刑法规定,如果罪犯在死缓期间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直接減为有期徒刑。刑法第七十八条还规定,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的可以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

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专利?#25913;?#26174;示,2008年10月,一个名为“孙小果”的人曾为一项“联动锁紧式防?#20004;?#20117;盖”的技术申请国家专利。

专利的申请由昆明大百科专利事务所代理,代理人何健表示,在他的印象中,2008年10月的某一天,有?#24187;?#22899;士?#35748;?#20854;咨询了申请专利的相关注意事项,后来只过了十多天,?#38376;?#22763;就拿出了技术方案。何健猜测,这名女士是“孙小果”的近?#36164;簟?/p>

拿到技术方?#36127;螅?#20309;健便按照流程为其申报专利,?#21450;?#24180;后,专利被国家专利机关批准,并颁发了证书。十多年过去了,何健已记不清专利的具体内容,无法评价该专利的“含金量”。

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则显示,该专利说明书称,城市里下水道窨井盖被大量恶意?#26723;粒?#27492;发明能“很大程?#35748;?#21046;了?#26723;列形薄?#19981;过,由于“未缴年费?#20445;?#35813;专利权自2012年1月起就属于?#30333;?#21033;权终止状态”。

目?#21543;?#19981;确定申请专利的“孙小果?#20445;?#19982;“恶霸”孙小果是否为同一人。但如为同一人,专利应该对减刑有利——2015年5月13日,?#30563;?#28857;访谈?#32321;?#36947;披露,服刑人员利用发明创造获得专利,是骗取减刑的捷径。

就在“恶霸”孙小果再?#21462;?#33853;网”的当月,2019年4月,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有两名领导接连落马,?#30452;?#26159;曾任副局长的朱旭和原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公安厅?#24187;?#23448;员指出,两人都在孙小果服刑的云南省第二监狱任过职,他们的落马或因曾为孙小果违规办理减刑?#20013;?#35760;者采访了该监狱多名退休?#38712;?#32844;干部,他们均表示对孙小果服刑一事并不清楚。

一位和孙小果继父李桥忠保?#24535;?#24120;联系的昆明本地官员称,孙小果此次被查前后,李桥忠已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采访期间,记者多次联系李桥忠,其手机一直显示为关机状态。

5月17日,昆明市扫黑办对媒体表示:省市有关部门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正在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28304;?#22312;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20445;?#20197;及其他违法犯罪?#24418;?#23558;一查到?#20303;?#32477;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相关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本文获得授权转载,禁止其它平台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私自转载。)

● 摘自《南方周末》总第1838期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玉皇大帝闯关
gtaol怎么卖车赚钱 无错36码特2019 时时彩时时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吉林快3一定牛 幸运飞艇技巧规律解析 杭州麻将玩法 澳门玩一张比大小 pk10注册38 河南朋友局进群 325游戏官方网站下载 不用首试的苹果赚钱软件 极速十一选五预测 碧波庭能否赚钱 贵州快三追号计划 湖北快三开奖时间